今天在公司作編排的時候 突然閃過這部片子的畫面(?)

這部片子是很久遠以前看過的
對當時還是國小孩子的我來說
這部片子是個震撼教育
當時起碼我還相信 所謂無償的母愛(現在嘛...嗯哼...)

其實也只記得一個印象跟大概
隨意找了一下資料才發現原來是小說改編



皇冠出版
VC安德魯斯的翻譯小說


其實我對於內容的印象已經有些模糊
畢竟當時還是個小學生XDD
就我的記憶簡單說一下內容好了=U=


閣樓裡的小花

片子裡面的主角 是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
有可靠的父親 溫柔體貼的母親 帥氣的長男 稍微有點囉嗦的長女
還有一對稚嫩淘氣的雙胞胎小弟妹
還有小小的花園洋房 一切美好的就像夢中 

直到父親因為車禍而死亡

警察來過了家裡又離開
葬禮舉辦完之後 柔弱的母親只能成天哭泣 
嗟嘆著摯愛的早逝 未來生活的不確定

已經是高中生的長男跟長女商量著要出去工作
想要扶持起父親已經不在的家
母親卻在此時告訴孩子們 要帶他們回外祖父母家...

孩子們從未曾聽過外公與外婆的消息
從小到大 父母絕口不提有關於母親娘家的一切
孩子們也認定 母親可能跟父親一樣是孤兒
但是在這個極需要有其他親人能夠依靠的節骨眼
聽到有外祖父母的消息 對孩子們來說不能不算是個好消息

遠離了從小到大居住的家園 到了母親從小生長的家
才發現原來母親竟然是貴族之女
當初則是跟父親相戀而私奔
巨大卻陰沉的洋房 外公外婆佈滿皺紋卻宛如石雕像的冷硬表情
是孩子們對於那個"家"的第一個印象
之後等待著他們的 是不見天日的陰暗生活

他們跟母親被拆開了來
四個孩子被趕到見不到外界的閣樓去
每日能夠跟外界的唯一聯繫 僅僅是送來三餐的佣人
還有母親製作的 往昔他們最愛吃的美味甜點
母親每日都來探望他們 告訴他們 只要忍耐一段日子
他們必定能夠再度一起生活 

孩子們對於母親的話深信不疑
就這樣忍耐著在小小的小房間裡面居住了下去
往常的小小娛樂 就只有透過釘滿了木條的窗框縫隙望出去
刺眼卻美好的日光 還有種植小花的花園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 母親探望孩子們的日子間隔越來越長
孩子們猶如籠中的鳥兒 抱持著不確定的恐懼和委屈
夜深的時候 稚嫩的弟妹哭泣著尋求母親的懷抱
得到的也只有 其實也還只是大孩子的兄姐顫抖的擁抱
孩子們還是相信著母親 因為母親就算忙於生活
每日依舊為他們製作那美味的甜點

可能是因為長期性的缺乏日曬與運動
孩子們的身體越來越虛弱 年幼的小雙胞胎甚至開始連話都說不太出來
警覺性高的哥哥發現了自己與弟妹們很可能被下了毒
因此開始絕食 每日只願意喝下水以及吃下母親做的糕點
但是就算孩子們開始絕食 也完全沒有得到大人們的一丁點關心
那時候他們已經將近好幾個月沒有見到母親了

終於有一天起床 小雙胞胎的弟弟沒有再張開眼睛
大人來了把小弟帶走 說是要帶去看醫生
那次之後他們再沒見過小弟的面
剩下的三個兄妹 臉色蒼白 眼眶深陷 已經連走路都感到十分吃力

哥哥下定決心 再這樣下去很可能他們會就這樣死在閣樓
冒著被發現的危險帶著兩個妹妹偷偷的離開

但是就算要走 也要帶柔弱的母親一起走
他們十分思念母親

在龐大的別墅裡面四處亂鑽 並沒有找到母親
直到溜過走廊下 透過窗隙才看到母親 和外祖父母
就在陰暗而寬廣空洞的大廳中

母親脫下了衣服 露出裡面緊缚著的馬甲 襯著雪白的肌膚 
祖母舉起了手中的鞭子 狠狠的打在母親背上
祖父面無表情的坐在一邊的沙發上觀看
一鞭又一鞭 母親並沒有哭喊的很大聲 
最後不知道過了多久 鞭打停了下來
祖母過去擁抱母親 低頭在她耳邊說了些話
母親只是顫抖著一言不發

哥哥看到這幕若有所思 拉著妹妹又回到閣樓
經過窗邊 長女停了下來 拉住哥哥要他看看窗外

昔日曾經種植滿滿小花的庭園一角
不知何時花圃被剷平
徒留兩個大坑 還有一個小坑 旁邊還有一個微微隆起的土堆
像是剛剛才埋了什麼東西進去....
三個孩子看著隆起的小小土堆 還有旁邊三個大大的窟窿
一滴淚也沒有掉

那天 降下了冬季第一場雪

又過了一段日子 別墅舉辦了盛大的舞會
熱鬧的氛圍甚至讓三個已經氣若游絲的孩子們也察覺到
又再度拖著虛弱的身體溜出閣樓

在花園中像隻蝴蝶忙碌穿梭在各個男子之間的
是他們美麗溫婉的母親

孩子們面無表情的偷窺著笑得動人的母親
聽著高高揚起的笑聲 默默的回到閣樓
長女捏著盤子中僅剩的美味糕點 還是沒有掉淚

毒藥 一直都不是下在外祖父母送來的飯菜中 
而是美麗動人又溫婉的母親 親手製作的美味甜點裡面
那令人懷念到想掉淚 美味卻又致命的甜點 
長女捏了一塊放進口袋裡面

再度過了一段日子
那天是母親跟"繼父"的婚禮 預計在別墅裡面舉行
蹣跚著步伐 扶著兩個妹妹 孩子們出現在打扮的美麗大方
完全看不出來已經生過四個孩子的母親面前

孩子們稱呼男人"繼父"
母親驚慌著大呼 她不認識孩子們 跟她們一點關係也沒有
已經痛到做不出表情的孩子看著自己摯愛的母親
長女緩緩的取出糕點 送到母親面前

就這麼一口 吃下吧 我們就離開

母親瞪視著糕點 彷彿那是什麼恐怖的東西一樣
長女節節逼近 母親則是扭曲著表情慢慢後退

長女眼眶含著眼淚
母親的表現讓她完全可以肯定
毒藥是母親下的 就算不是她下的 她也是默許著的
直到退無可退 母親不小心踏到婚紗的裙襬
就這樣一個失神 從高空中摔落花園裡 就落在花圃的白色尖銳圍籬上

拿著捧花 母親不敢置信的眼睛裡面倒映著自己的孩子們
從上面俯視著自己的蒼白臉孔
穿透腹部的鐵刺讓血液蔓延在高雅的雪白禮服上
染出了大片像是紅色玫瑰一樣的血花



嗯...應該說不是很適合孩子看的一部電影
雖然情節已經有些模糊
但是我對於花園中的大坑 還有陰暗的房間 孩子憔悴的臉
印象還是十分深刻

整部片子沒有高潮起伏 配樂印象中也是十分柔和的調子
但就是這種日常生活一般底下隱藏的殺意跟醜陋的人性
讓年幼的我感受到的衝擊更是狼狽的巨大

孩子們對於母親渴求的親情以及被毫不留情捨棄的情節
以及明知很有可能會被殺害
卻又堅定的留在母親存在的恐怖大宅中

還有貴族的外祖父母為了維持一族的榮耀
甚至抹殺自己血親的稚嫩孩子
就因為孩子身上有當初那有如陰溝野狗一般男人的血統
所以必須像丟棄垃圾一般的抹殺掉孩子們的存在...

夾在中間的母親
因為是生長在溫室中的花朵 她受到的教育就是逆來順受
唯一有過的反抗 恐怕就是跟著自己心愛的男人出逃
但是當唯一依靠的男人也死去之時 
最後柔弱的金絲雀還是只能回到飼主的懷抱
哪怕代價是必須親手殺害自己十月懷胎生出的孩子
那與自己最心愛的男人生出的孩子們...


電影演到這邊就劃下句點了
但是小說原作似乎有續集
續集是寫到 長女為了報復母親 就勾引自己的繼父
而長男也因為在狹窄陰暗的空間中生活太久
無法跟外人建立起正常的關係?

嗯 有機會的話找來看看好了
過了十幾年的現在 
說不定能用另外一種更不一樣的眼光去看這部作品?
 

onli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莫赤匪狐
  • 嘩,經過了十幾年還能對這部片子有這麼深的記憶,可見留下的印象之深....有機會我也要看看電影版 (握拳)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