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血腥畫面 怕的人就別進來了@@

此文為轉載 作者出處為:Queen's寶貝鳥民宿





















  

牠是領角鴞。



這是牠掉下來的一邊翅膀。

愚人節的晚上,我與兩位鳥友去台北鳥會聽諾亞溼地生物生態協會執行長江啟章先生的演講。

大家對這個團體或許沒有什麼印象,所以我先貼了上面兩張照片給大家看看。

江先生說,哈利波特流行的那陣子,有個父親買了這隻當時還是寶寶的領角鴞要送給小孩,

小孩不會照顧,於是又買了一隻成鳥給這隻幼鳥作伴,賣家沒有交代清楚,

這對領角鴞並不是親子關係,於是成鳥和幼鳥關在一起,當然就把幼鳥當成食物,

啃食領角鴞寶寶,等到了諾亞,翅膀已經潰爛,後來壞死就掉了。

想詳細了解這隻領角鴞的故事,請見:領角鴞—我的痛你不會知道


這隻叫做蜂鷹,是一種身長達50公分的大型猛禽,食性非常特殊,吃小小的蜂蛹。

在到諾亞之前,牠被關在普通的兩呎籠長達數月,

江啟章先生形容:牠不僅身體破爛,根本就發瘋了。

我曾在收容中心照顧過蜂鷹,每次要餵食,還沒把食物夾出,就會來搶肉,頗為聰明。

想了解更多這隻蜂鷹的故事,請見:我的名字叫蜂鷹

舉上述兩個例子,比較好快速的說明:諾亞是致力於野鳥救傷的保育團體。

特別的地方是,他們全年無休,24小時救援野鳥,可以說是野鳥界的照生會(貓狗119)。

去年10月在集集特生中心的研習,我有幸與江先生會面,當時即被他的經驗分享吸引,

並且上去諾亞的部落格參觀,但直到今日才有機會交流,更深度一點的了解諾亞。

但江先生說,諾亞撐不下去,也許今年的五月份就會倒閉。

雖然如此,他仍很願意將救傷的經驗分享給更多有心人,希望藉此可以不要滅了傳承的火燄,

但如果諾亞真的完蛋,那麼現在長期收容在那塊小小380坪的溼地的傷殘鳥,要何去何從?

過度開發導致野鳥的耗損率越來越高,據江先生估計,七股到林邊地區的白鷺族群幼雛數量逐年下降四萬隻。

江先生認為,鷺科是考核水生態的指標,若能在城市中還見得到鷺科,表示仍尚存完整的水資源。

想了解更多關於白鷺的存亡,

請見:
http://blog.sina.com.tw/noahkstw/article.php?pbgid=54717&entryid=576869

諾亞收容的鷺科,有不少來自於漁塭。

對於野鳥救傷有經驗的前輩說,漁塭痛恨這些鷺鷥;江先生形容,

從魚塭送過來的鷺鷥,通常都被折磨蹂躪一番過。

演講中他給我們看了一張照片,是某種鷺科(我熊熊忘記哪種)上喙整個斷掉,

因為漁塭把牠的喙用鐵絲綁住,結果那隻鳥後來死了。

(由於我在諾亞的網站上找不到那張照片,所以無法放上來。)

我問:漁塭難道無法和鷺鷥合諧共生嗎? 江先生答:不可能。


做野鳥救傷,雖然辛苦,雖然困難重重,但最大的回報,

就是鳥兒能夠健康的回到野外,這麼泥濘不堪的事業裡,有苦當然也有樂。

諾亞濕地在2006年11月建構完成,

才沒多久,就有一隻紅冠水雞媽媽帶著一排黑絨絨的寶寶悠游。(無圖)

親手將救治成功的健康鳥兒野放,更是最欣慰的一刻。



上圖為國鳥台灣藍鵲。


江先生還提到諾亞特殊的照顧方式:
自然醫療法 

(註:此種方式尚有爭議,queen個人不鼓勵飼養寵物鳥的鳥友嘗試,但仍可做為參考。)



上面個案是兩隻反嘴鴴。

剛救回諾亞時不知是否過度緊迫,東試西試始終不肯站起,

江先生說,左思右想,最後用泥沙調和濃濃的鹽巴水鋪在箱底,然後關掉燈,黑暗中打開電風扇。

大家看出端倪了嗎?



反嘴鴴以為自己回到吹著鹹鹹海風的潮間帶,於是就站起來了。


演講中我也請教了關於野放的問題,因為有些學者認為即使是同一物種,

生長於不同地區也可能有DNA上的差異,因此有些救傷前輩傾向把鳥野放到原拾獲地或是可能比較接近的地方。

江先生的回應頗有意思,他認為人類不該侷限自己的思考,而要跳脫空間時間、

跳出地球的限制來看事情,這樣所獲惠更廣泛;

諾亞目前野放的作法反而是考量鳥兒本身的條件來挑選適當地點,若是生態合適,

但有過多的競爭者,則不考慮。

他也舉例,若是鳥可能只是經過原拾獲地時受傷,那麼原拾獲地當然也不會是一個好的野放選擇,

故諾亞目前的做法還是如上述。

想深入了解可以參考江先生的
中央車站野放論


台灣專門做鳥類野放相關研究的似乎很少,因此到底如何才是最適當的,

我想也只能留給歷史和自然去評論;甚至做救傷---這樣人類干預自然的行為,

究竟孰好孰壞,也無法斷定;但我還是認為應該要去做,

畢竟人類破壞環境消耗資源太過迅速,如果不亡羊補牢,只怕以後連羊屎都吃不到了。


諾亞還有很多故事,如果有興趣可以到它們的部落格參考:
http://blog.sina.com.tw/noahkstw/
http://www.wretch.cc/blog/foxmuder

相關新聞:
諾亞濕地 收容數百隻落難鳥
砸七百萬為溼地 收容百落難鳥 存款剩721元 籲愛鳥人援助

如果大家願意給諾亞一線生機,給上面的蜂鷹、領角鴞和白鷺鷥ㄧ線生機,

即使是一塊錢也好,讓諾亞的存簿變成722元,甚至超過722元,能夠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鳥。

諾亞捐款途徑:
http://www.wretch.cc/blog/foxmuder&article_id=9155243

銀行轉帳
代       碼: 054
銀 行 名 稱: 京城商業銀行-中正分行
帳       號: 077-12-5003-02-0
戶       名: 高雄市諾亞濕地生物生態協會


郵局劃撥
劃撥帳號: 42241546
戶    名: 高雄市諾亞濕地生物生態協會

請於捐款轉帳單或是郵政劃撥單或是Email註明:
1.捐款人為個人:捐款人姓名、身份證字號、及地址。
2.捐款人為公司團體:公司名稱、負責人姓名、統一編號、和地址。
您的捐款協會將會開立捐款收據,請捐款人善加保存,
以此憑證申報個人或企業的綜合所得稅減免。

您穩定的支持將是『諾亞』長久收容救傷的基石, 感謝您~

「高雄市諾亞濕地生物生態協會」成立於2006年04月16日,
立案字號:高市社局一證字第96042號,統一編號:57953739。
本會收容個案依據高市府建三字第0960005483號公告實行之。
Email:noah.kstw@msa.hinet.net


高雄市諾亞溼地生物生態協會 執行長 江啟章


也歡迎大家幫忙在部落格放諾亞的貼紙串聯:
http://blog.sina.com.tw/noahkstw ... &entryid=575754


註:本文照片全部轉貼自諾亞溼地生物生態協會部落格,歡迎轉貼本文,請註明出處及原作者即可。
此文為轉載 作者出處為:Queen's寶貝鳥民宿



後記:
坦白說如果不是常去的鳥站提到這個團體
我這高雄人還真的不知道原來高雄有這樣一個濕地保育團體<囧
(該說是我孤陋寡聞呢?還是這團體太低調了...)

昨天才知道 昨天就看到他們可能只能撐到5月的消息<囧>!!
只好趕快盡自己所能 朋友裡面還算喜歡動物的能發盡量發
哪邊能貼就往哪邊貼(整個就是呈現狗急跳牆貌)


一開始是先看到貓頭鷹寶寶那篇
說真的我還蠻怕貓頭鷹=_=
眼睛大的有點可怕 加上頭還會往後轉囧
可是雖然怕 也不代表就討厭
畢竟自己也有養鳥

沒養鳥之前 總覺得鳥就是一種蠢呆沒大腦(依照比例分配計算)
臭 髒 羽毛亂飛還會沾便便 佔有慾又強 又容易死掉
後來妹妹買了又不想養的關係 我只好接手
總不能讓牠餓死吧囧

大概是看照顧牠的都是我
後來牠根本不認妹妹只認我
尤其看到妹妹靠過來還會企圖攻擊她
(這小孩...買你的可不是我哦~囧)
長久的相處下來也才發現其實鳥是種貼心聰明又靈巧的生物

懂得分辨主人的聲音 還知道人家在對牠生氣
爭寵的時候還曾經把我的滑鼠左右鍵給咬下來
然後再歪著頭對我擺出"欸嘿?"的討好樣
(拳頭舉起來只好又放下)
不過就是因為太聰明 總是會做些讓我真的氣到很想殺人的惡作劇...

 

 

onli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萌
  • 雖然說鳥會欸嘿,但主人也會啾咪啾咪裝可愛,扯平了啦XD
  • riku
  • 住在漁村的小市民

    漁塭是真的很痛恨鷺鷥類的鳥類沒錯,因為太會抓魚了。附帶一提,鷺鷥的出現大量與否,也是判斷該漁塭是否生機盎然的條件,如果有大量的鷺鷥出現在漁塭,那個漁塭就糟糕了,因為有整群的死魚出現,跟活魚不同,很好抓的。
    但是塭主還是會把這些死魚撈上來,再製作成魚飼料來進行廢物利用,因此漁塭主人是不可能跟鷺鷥類進行和平共存的。對他們來說,魚是他們的財產,而鷺鷥就像是不告而取的小偷強盜般。
    就個人看到的來說,其實這些塭主都很有錢,房子建得既大又氣派,車子更是非名車不開。但是,有錢,並不代表就會有仁慈之心,人就是這麼矛盾又殘酷的啊...。
  • 雖然很想大聲喊著這樣不人道
    但是隨著年紀增長
    也越來越瞭解很多事情不是自己一派義憤填膺就有用的...
    我後來去找過資料了 那些照片真的慘不忍睹
    就如您所說
    有錢有車有財產 並不見得就有仁慈之心(嘆息)

    onli000 於 2008/04/12 22: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