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條BLOG http://blog.mayutan.com/
★此篇文章原譯文出處(皓日樣) http://www.wretch.cc/blog/rhrjcsbpaxe/11340779


6/8
(下面一段為皓日桑翻譯)
最近,因為雷句老師提出告訴,編輯和漫畫家的問題開始浮出檯面。
雖然平常絕對不會在網誌上說這種話,不過新條也對自己變成自由之身的經過有些想法。
我想是該說幾句話的。
(
雖然不是只有幾句話而已……而且還講得很長。)

新條還是希望編輯和漫畫家是對等的立場。
以自己的感覺來說,希望漫畫家對編輯抱著「工作是他給我的」,而編輯則對漫畫家懷有「漫畫是他畫給我的」的想法
新條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一直以來都很感謝編輯給我工作。
就算再怎麼忙,如果編輯說「希望你在這本雜誌上畫」,不睡覺我也畫。

說「希望你能畫這種題材」,新條也盡我所能的畫出漫畫。
新條可以以名為漫畫的工作賺得自己溫飽,是託編輯,也是託刊登新條作品的漫畫雜誌之福。
可是當這種情形陷入「叫他畫,他就會去畫的作家」、「漫畫家是畫出訂作劇情漫畫的作者」時,
雙方的關係也隨之崩壞。
半年裡連便利超商也沒去過,每個月畫出120頁的漫畫,睡眠的時間平均一天只有三小時。
這種情況不是應當如此的。

新條並沒說要編輯感謝漫畫家。

因為覺得,感謝的心情不是被人講講就會有的。
當感受到這種扭曲了的關係時,就是產生壓力的開始。
想做的事情,需要忍耐嗎?

明明就沒有題材,還得挖空心思去想出一個,不得不發表新作品嗎?

有天,當我跟總編商量「我不太想再畫這樣的故事了。這次的連載我想畫別種劇情。」的時候,
總編對我說:「那麼這次的連載就結束吧。下次把你轉到另一個雜誌去。」
因為連我的編輯也被邀請至那個餐會,所以總編說了句「等等去和你的編輯商量。」就回到餐會上了。
「啊啊……這麼久以來我都為了這本雜誌在工作,不管怎麼說我想也有點貢獻吧,
本來還以為會有什麼回報,沒想到到最後連一點感謝的話都沒有,就這樣子結束了嗎……
我的頭腦一片空白。

這十三年來,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而且,接下來換到的那個被指定的雜誌,是個要求「就這樣就好」,
要求我不要做任何改變的雜誌……
這種時候也不用注重遣詞用字了,所以我就清楚的說……
可是,我已經不想再畫情色的漫畫了。
不是這時候我才這麼想的,在畫完『快感指令』之後,我一直都想這麼做。
雖然創造這麼一個潮流的我是在自掘墳墓,可是當時的我卻不能忤逆這股風潮。
而我也不想去那本要求我完全不改變自我風格的雜誌。
很煩惱,很煩惱,於是我下了要離開小學館的決定。

當把這個決定告知編輯時,他對我說:「如果你要這麼做的話,那就把到目前為止出版的作品全弄成絕版吧!」
我嚇了一跳,說:「你是在威脅我嗎?」時,他竟然回答:「威脅的人是你吧!!」。
從這時候起,我就開始在找律師商量了。

一個作家,對上一個大企業。

再怎樣籠絡他人,再怎麼將傳言傳出去,只有一個人根本無法與大企業對抗。
又加上我被說成「頭腦怪怪的」,結果連載被強制休刊一回。
我非常強烈的反對這件事,因為這麼做對喜歡連載的迷們非常失禮。
可是,到最後……還是休刊了。

不過停載漫畫的是編輯,可是雜誌上卻完全沒有停載的預告。
結果,當成原稿丟失一樣處理……
只有這樣也就算了。可是我陷入了不知如何面對想看我的漫畫,才去買雜誌的孩子的心情。
對大人來說,說不定覺得200塊日幣很少,或者只是被當做零頭一樣的錢。
可是對孩子們來說,那是他們重要的財產。
一想到因為停載而讓孩子浪費了他手上那筆錢,我的心真的好痛,
懊悔自己那時候為什麼不再多反抗一下,不休載就好了。

(下面一段由REI協力翻譯)
當時,我們家有一位常在小學館出入的工作人員聽過一個傳聞。編輯部的一個人聲明說:
「新條真由會停止連載,是因為她威脅編輯說,如果不結束就要離開。」
一周連載兩次的少女雜誌共有三本,但是不讓作家休息的只有小學館的雜誌。他們甚至不允許不定期連載。
許多身心俱疲的作家也是很想休息的。 

而我卻休刊了。

應該有其他作家對此感到不滿吧。
如果說是我提出威脅,其他作家也都會相信吧。
但是,整個事件卻變得愈來愈奇怪。 

以散佈內部機密為由,我們家的工作人員被禁止出入小學館。
雖然說是我們家的,但並不專屬於我,而且他在很多地方都有從事設計方面的工作,
結果小學館將他辭退。
甚至還放話說那位工作人員把我洗腦了。
因為這種完全不在乎自己說的話和做的事的行為,
讓我完全對編輯部失去信賴,重新興起離開的決心。


(下面一段由zero1000協力翻譯)
事情演變至此,終於明白我是真的想離開的樣子,
慌忙辦了大規模的餐會,大人物們也群聚一堂。
我當場誠實表達自己的心情。包括之後想怎麼做、想畫的故事、雜誌。
但是,卻被小學館少女雜誌裡最偉大的人物一句「你太任性了!」駁回。

表達想做的事有什麼不對?
不畫想畫的東西,只畫人家要求的劇情就好了嗎?

漫畫家不是小學館的奴隸。           
                                                                 
其實,小學館裡沒有所謂的「專屬契約」
取而代之,存在著比文書契約更鞏固的「默認」契約。

基本上,不能在其他出版社畫漫畫。
對出版社而言很便利,想辭退的漫畫家一句話就能趕走,
不想續約的漫畫家,出版社不管用什麼謊言謠言的手段,一定都能中止和他的契約。    
                              
漫畫家大多不知人間世事。
連有工作經驗的我聽到「在別的出版社畫畫的話,到目前回止出版的作品都要絕版」這種話的時候,
「那就不行了嗎……」也一度放棄離開的念頭。
這時候,和別的編輯部也開始有工作上的往來,那些人聽到了,都驚訝地說
「那種事是不可能的!作品是漫畫家的東西,不是出版社能任意操控的。
真的有說出這種話的編輯嗎?」
我才第一次發現,「啊,原來被威脅的是自己啊。」
被其他出版社的編輯點醒的不只這件事。
小學館編輯們的態度、發現、對漫畫家的待遇,「不敢置信」全都被這樣說。
                                                                               
在小學館培育的作家們,都不知道其他出版社的待遇。
不管被怎麼樣惡毒的話語奚落,也都會覺得理所當然。
                                                                               
在集英社時,草稿弄晚了,不得已在週末傳真到編輯家,
「在家也能收到,沒關係」即使編輯這麼說了,
我還會固執地說「週一我會送到編輯部去的」。
在小學館時,把草稿傳真過去,編輯卻激動地打電話過來:
「會做這種廉價薪水的編輯工作,就是因為不管週末發生什麼事都保證能休假!
像你們這樣年收入高的,要廢寢忘食工作、搞到沒休息時間我都不管,
不要連我的休假都幹走!」

現在,到校對日之前,我都還能從容地潤飾作品,也能在畫上註記,
直到對方了解我的想法為止。

以前,原稿快趕不及截稿,畫得凌亂時,被編輯這樣說過:
「水往低處流這句話,你知道嗎?像我這種像是水瓶一樣能大量貯水的人哪,
一但靠近你這種沒用的人,連這邊的水也會變少啊!」
在週末交稿是漫畫家的錯,原稿快趕不上截稿也是漫畫家的錯。
所以不管被怎麼責備,都會覺得那是理所當然的事。

日劇裡,常看到編輯到漫畫家的家裡,「算我求你了老師!請快點作畫吧!已經沒有時間了!」邊說邊涕淚縱橫。
「漫畫家沒這麼偉大吧。」我會和助手們這麼感嘆。
但是,聽到其他出版社的種種事情,突然感覺到,「小學館對漫畫家,欠缺『是對方為我畫漫畫』的意識」
「我是給對方工作」「讓對方大賣」這種想法的人很多。當然,不全是這種人。

決定換出版社的契機,雖然總編的話也是原因,
那個時候,就算一句話也好「謝謝你至今的貢獻,這個雜誌無論如何都需要新條,今後也請多幫忙。」
如果這樣的話,我也許會試著更努力一些。

「離開小學館,畫和之前不同的東西的話,會賣不出去的。」「老實待在小學館畫同樣的東西不就好了。」
到這裡為止已經不是錢的問題了。

最初就沒想過會一切順利,決定要努力重新開始。
比起飽受精神壓力、身體變得越來越差,換來大量金錢,
和能夠信賴的編輯在好的氣氛下工作,畫打從心底覺得快樂的漫畫,即使只有一塊錢稿酬也覺得值得畫下去。
                                                                               
成為漫畫家以來,現在是最充實的,覺得幸福。
這是新條離開小學館的始末。
雖然想要試著簡短整理,還是變成了長文。
                                                                               
已經看過雷句先生的blog文章,想說的話我非常能夠理解。
同樣身為漫畫家,能感受到隱藏在字裡行間的憤怒與遺憾。
但是,我和雷句先生都一樣,以上寫的東西只是冰山一角。
有更多寫不完的事情發生過。
                                                                               
這雖然是新條的臆測,即使弄丟原稿,賠償金再低,
只要能感受到對方的誠意,就不會演變成那樣的大騷動了不是嗎。
假設,長年一同工作,比誰都信賴的人弄丟了自己的原稿。

那個人雖然盡最大的誠意道歉,但小學館的規定補償金額還是低
那樣的情況下,還會提訴訟嗎?
低額保證金,不就是被視為低誠意的展現嗎。

新條以前也發現過很多事。
雖然還是沒有拿到賠償的原稿費,但編輯提著禮盒親自來道歉。
原稿是拿不回來,但彩稿和黑白稿一定都有印刷底稿留下來,出版時不需要再重畫。
那個時候,因為感受到對方的誠意,「還這樣特地來道歉……」我會這樣想。
一但失去信賴關係,不管說什麼都會變得不能相信。
                                                                               
編輯和作家合不來,每個月還是有多額薪水匯進來。
對漫畫家而言編輯就是全部了。
作畫動機被削弱,談話被曲解,精神上被壓迫,
圖和故事都變得一塌糊塗,也全都變成漫畫家的責任,影響到生計問題。

當然,我並不是說漫畫家為了能好好工作,不管說什麼都要聽。



(下面一段為皓日桑翻譯)
有個嘴巴很壞的編輯曾經培育過新條。
新條在新人的時候,草稿被那個人丟在地上說
「這種漫畫能夠拿來賣嗎!」然後用腳踐踏了草稿
還說過:「像你這種像隻蛆蟲似的漫畫家,就不要耍小聰明安分的當個蛆蟲畫漫畫!」
他也講過:「妳不管再怎麼努力都沒辦法當個連載漫畫家!」

被這麼說的我,雖然沒有才能,可是至少還有自信會努力畫漫畫。
不過連這麼努力了都還會被退稿,我很絕望,也曾經痛哭過。

可是這個編輯卻比誰都還照顧我,有時候會跟總編吵架,有時候還會請我去好吃的店裡吃東西。
因為這樣,就算編輯再怎麼臭罵我、退稿,當時都覺得「這算不了什麼!」繼續努力畫圖。
而且也感覺得到編輯的一言一行裡都有對作家的愛。
這些事導致了堅固的信賴。
現在那些小插曲都變成茶餘飯後的話題了,這都是因為有信賴關係的緣故。

這是我個人的經驗。
我曾經與週遭的漫畫家都稱其為問題編輯,評價非常差的有名人士一同長年創作快感指令。
對我來說,他是個十分可靠的編輯。

可是相反的,被叫做「大作催生者」,很多漫畫家想請他擔任的編輯,對我而言,
卻是個會讓我覺得「不想再做漫畫家了」,口出惡毒言語、不停操弄流言誹謗,
讓漫畫家身心備受創傷的惡劣編輯。

也有十分惡劣的漫畫家。雖然不太方便舉例,
他們為編輯添了很大的麻煩,也在心理上壓迫著編輯……
也就是說,編輯和漫畫家裡都有各式各樣的人。
各自有各自的考量,也有合得來和合不來的情況。
這不只限於編輯和漫畫家間的關係。
只不過,在還沒建立彼此的信賴關係之前,想讓對方聽進自己的話是不可能的。

人類有語言這個交流的工具。
而且也有比語言更加高級的溝通工具。
人類可以讀解對方的表情,聽到一點語調上的抑揚頓挫,就能查覺對方的心情變化。
所以即使對方說的是同一句話,就能因為覺得「對方在生自己的氣」而產生「自己被輕視」的感覺。

只要使用這樣的工具,就能與對方好好溝通。
如果省略了與對方溝通的動作,再怎麼和他會談也沒有結果。
所以為了達成溝通的目的,一開始就得先時常會面、和對方交談。
現在使用電子郵件很方便,要推測對方的情緒也變得很困難。
我想,得再多點交流,聊天,有時出去喝一下小酒,得從對方是怎樣的人,怎樣的思考方式開始把握起才行。
這麼一來,彼此都一定能打從心底感謝對方「讓我有工作機會」以及「幫我做好工作」。

設立部落格,責難雷句老師的橋口老師也只看過雷句老師的陳述書就大聲斥責。
兩位老師何不見個面,試著談談彼此的見解呢?
我也能理解橋口老師所說的。
只由字面上看到自己信賴的編輯被指名道姓的罵了,會生氣很理所當然。
可是跟負責的編輯合不合得來是一回事,做出丟失原稿這樣的行為,實在不是一件能被作者原諒的事。

然後,這是最後的幾句話。
我打從心底震驚、以為眼睛有問題,還確認好幾次金額……
創作出這麼棒的作品,雷句老師的原稿費竟然不可思議的低!!!!!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新條的情況是,從六年前開始就沒有再調高過原稿費了。
像這樣的作家很多。
因為原稿費一旦高了,作家就很難拿到工作。
順便說一下,調整的幅度大約一年一次,一次一千日圓。

雷句老師的原稿費比像我這樣的漫畫家都還要來得低很多,再怎麼想都覺得很奇怪!
記得其他的雜誌應該有很多一頁十萬圓的作家。
可是,連載漫畫家很老實,對原稿費用是高是低並不那麼介意。

因為不用付助手費的關係。
可是……對像雷句老師這樣的人物……這金額就有點過份了。
光是這點,雷句老師會發怒也很理所當然。

這次的文章,老實說我十分煩惱該如何下筆。
但是,我不能說我不是從小學館出身的作家,所以才寫下這篇文章。
現在還在連載的作家們再怎麼憤慨,遭到再怎麼過份的對待,也無法出聲。

我絕對不是說作家VS出版社的全面戰爭即將開打。
我希望,有問題的作家能有「編輯讓我有工作機會」,而有問題的編輯能有「作家幫我做好工作」的思考方式。
在這樣的思考模式下,有一點逆耳的建議或著粗暴的言語,都是基於彼此有「友愛和信賴關係」的前提。
只是在小學館這類的出版社,大部份的編輯都欠缺這樣的意識而已。

因此,我祈求現在在出版社的新人作家和晚輩作家們,多多少少能在舒適的環境中工作。
現在透過對我持續不斷的排謗中傷、說著粗暴語言的編輯,
我也看到好幾個無法發出心聲,前途一片大好的新人,心理被壓迫、變得沒辦法畫出漫畫。
不應該有這種事情。

我已經有了名為新條真由的作家從第一線退下的覺悟。
萬一真的發生了,那麼如果還有能力的話,
我想為背負讓衰退的漫畫業界站起的年輕人,能百分百投注心力在工作上盡一份心力。
當然,新條真由今後也想以自己的步調繼續快樂的工作下去,這想法至今從未變過。
同時,對看到這篇文章的大家,非常對不起,讓你們看到痛苦的那一面了。
之後我會控制這樣的發言,希望提供快樂的網誌,還有有趣的訊息給大家。
今後也請大家多加關照。

新條真由

 

onli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