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今 市子
出版社:東立
出版日期:2008年06月20日

三枝九無意中偷到新娘子嫁妝中的一只水壺,沒多久,
他就發覺壺中的水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可是………。除了『盜賊的神奇水壺』,
還收錄另外三篇作品的偉大東方幻想傑作集。

這本等了蠻久了
之前在朋友家看到的時候就很喜歡這本的劇情
(當然還是很沒三小路用的讓朋友在旁邊為我翻譯...)

還是老樣子
這位作者的描寫方式還是一樣有如霧裡看花
一本書不看個兩三次再來反芻一下
其實不是那麼容易瞭解它裡面的涵義跟劇情
(再加上更糟糕的一點 他的人物辨識度其實不是那麼的高....XD)

裡面共有四篇作品 

盜賊的神奇水壺
苦水
淨土的賣水人
兩口井

其中我最喜歡的就是苦水 第二篇則是盜賊的神奇水壺
這本書基本上是繞著 水 這個主題帶出劇情
在沙漠裡面為了生存下去 水是不可或缺的 也因為人性上的弱點跟卑劣
因此而演變出無奈又悲慘的故事



以下有劇透
因為不確定我是否有體力打完兩篇的劇透
(現在的嗜好終於演變成放雷了嗎..)
所以就先寫我最喜歡的 苦水

在這本書裡面
出現的角色分作兩種種族 人類 以及鬼人

比起普通的人類 所謂的鬼人其實只是生命力更加強韌一點
擁有變形的能力 又力大無窮的人類 
不知是否因為先天上的差異 他們的咒術士所使用的咒術
一般尋常人類咒術士是無法破解的
所以在世間來說 普通人是很敬懼鬼人的
只有少數生意人會為了他們的力大無窮 而用高額代價拿鬼人當作僕役差使

而這本書裡面類似引導劇情的兩個男子就是鬼人 雁與任華
不過也就只有力氣大一點 生命力強一點
除了保護其他沙漠的祈水巫女以外 基本上沒看他們會使用任何幻術(真浪費?)

看我前言打一堆 應該會覺得鬼人在這本書裡面佔有非常多的份量吧?
其實並沒有---


四周雖然是燒灼有如地獄之火焚燒過的炎熱沙漠
但是進入了沙漠綠洲的庫摩爾之後
就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源源不絕的冰涼水源 以及任由旅人使用的水 讓庫摩爾聲名大噪
而這樣子的庫摩爾 據說是因為它有專屬的祈水巫女
哈爾汪族的祭主大人-卡靈

原本五年一次的祭祀 因為卡靈的喜歡四處旅行
因此延遲了3次 而庫摩爾的水源不知是否因此之故
也逐漸開始凋枯

國王為了這件事情找上了卡靈
希望今年她能夠老老實實的主辦祭典 讓水源重回庫摩爾
掙扎的卡靈自暴自棄的告訴國王
今年會舉辦 但是候選人也包括他們的孩子 她跟國王的孩子
因為這是哈爾汪族人的宿命 誰也無法逃脫---
從來也無法得知自己血脈的年紀性別 讓國王十分沮喪
但是得到卡靈的諾言 今年一定會舉辦祭典 這點就足以讓國王感到安心

庫摩爾裡面有個神廟
裡面有日漸稀少的哈爾汪族後裔 聚集修行
她們有個特例 就是不分男女老少 在結婚之前一律不允許露出臉孔
必須全身上下矇著黑紗進行修行
也因為不能夠被辨識出性別 就連交談也僅能夠使用手語---

主人翁-蘭 才剛加入沒多久 所以不管是劍術或者手與都非常笨拙
經常被旁人當作笨蛋或者土包子
而成績最好的夕鈴則經常照顧著她 教導她如何在這個地方生存下去

蘭其實是卡靈胞妹的孩子

在多年前
卡靈為了尋找除了祭典以外能夠祈得水源的方法
經過了妹妹-嫣純所生活的山中
為了害怕自己姐姐成為祭主所需要做的事情而逃離了姐姐身邊
之後嫁給普通男人

夫君死後 她帶著兩個女兒在山中過活
身邊的兩個女兒也讓她們扮成男孩 就如同阿爾汪族的傳統一般
但是除此之外 最重要的是
哈爾汪族裡面 能夠操縱水的 其實只有女性而已---
嫣純為了讓女兒得以避開這種悲慘的宿命
就讓兩個女兒假扮男孩過生活

蘭為了讓突然病倒的母親有水喝
翻山越嶺到了其他地方取來了水  剛巧碰上了跟鬼人僕從上山的卡靈
僕從向蘭要水喝 猶豫著該不該跟對方交談的蘭看到了轎子裡痛苦的卡靈
還是把水交了出去 換取一顆靈藥
卡靈也因此得知妹妹就住在這座山上而親去拜訪
沒想到卻被妹妹趕了出去

"連親生妹妹都因為害怕我而逃走...可是我有什麼辦法呢!!這種事情總得有人來做呀--"
痛苦的卡靈滿腹委屈

而那顆靈藥救了嫣純同時也害死了嫣純
祭主出現在山上的事情引來了貪心的男人
認為嫣純能夠這麼快病好 一定是得到了長生不死的藥
為了搶奪就殺死了嫣純以及長女

去而復返的卡靈也只來的及搶救下年幼的蘭---

看著當日救下又突然失蹤的孩子
卡靈百感交集 當下就決定下一任祭主就是蘭了
被捨棄的夕鈴不明所以 找上了卡靈詢問
不了解是否因為自己就是卡靈跟國王的孩子 所以才不能夠當上祭主
就在這種每個人都各懷心思的情形下 祭典開始了---

祭典儀式其實說不簡單其實很簡單 說簡單也不簡單

庫摩爾有5口井 裡面都各有魔神鎮守當守水人
而新任祭主需要做的 就是到神殿深處找出該年所謂的神殿守護神
有著龍頭人身的怪物 殺死牠 並且將身體切割成五份 分別投入井中
如此一來 就可以換取源源不絕的水源---

可是 如果無法殺死守護神 那麼 就會被守護神咬死

當蘭顫抖的舉起手中的劍之時
卻被夕鈴一把推開 眼看著夕鈴一劍砍向守護神 她就算想大叫阻止也來不及---

滾落的龍頭之下
出現的是上任祭主-卡靈的臉孔

所謂的祭典 其實只是很單純的由上一任祭主 也就是哈爾汪族的女性當犧牲品
或者是每五年遴選出的其他哈爾汪族少女
如果只有女性可以當祭品 那麼大家一定會爭先恐後的逃走
所以才要誆騙大家 讓所有後裔通通裝扮成看不出性別的模樣
統一在神殿修行著

發現自己殺死的其實是母親 讓想保護蘭的夕鈴大受打擊
夕鈴無法成為祭主 一方面是因為是男性 另一方面 
卡靈實在無法殘忍的讓自己的孩子背負著殺母罪名 ---


而蘭在此時卻搶了上來 鼓起勇氣抓起長劍將卡靈的屍體分為五塊
(真是勇敢 看到沒 夕鈴 你的蘭妹子根本不需要你幫忙保護啊=D=)

念著咒語 賣力的在庫摩爾城裡面奔跑著
將屍體投入了井中
為了承諾 她不能讓卡靈的孩子-以為是姐姐而其實是男性的夕鈴雙手沾上污穢
不顧夕鈴的阻止 將最後一塊屍體拋入井中
耳邊響起了守水人承諾的話語 水又從重新從井中湧了出來---

看著湧泉 蘭伸出了手掬起水嚐了一口
那是有如苦藥一般的水---
從此以後 每嚐一口 她就要將所有過去受害少女族人的不甘跟痛苦淚水一併飲入體內
背負著所有犧牲族人的痛苦而活下去



為了尋找沒有含著哈爾汪族人的血的水
蘭也像卡靈一樣邁上了無盡的旅行之路
在另外一座山上偶遇了同樣叫做蘭的哈爾汪族女孩
喝著女孩給的水 蘭難受的哭了出來

哈爾汪族人的數目越來越少了
如果有一天這女孩長大成人
是否
能夠拜託她
將我的身體切割成五份呢...

流淌著著悲傷的淚水 蘭痛苦的將水一飲而盡
決定回庫摩爾面對自己的宿命

此時僕從卻抓到了卡靈心心念念一直想抓到的任華
身上帶有龍樹種子的任華---

所謂龍樹 是一種只要接觸了空氣 就會開始大量生長
根鬚會直接鑽入地下尋找水脈 一直到找到了水脈才會停止生長的樹種
接著它會結果 節出來的果子擁有豐富的水分
足以讓人不喝水也能夠活著的水分

原本那顆種子是要帶去給另外一處沙漠地的人們
但是卡靈經由其他管道得知了龍樹種子就在任華他們身上
而意圖搶奪 她受夠了拿自己族人當作犧牲品的祭典
只可惜 到了還是把自己生命交出去的最後 也還是沒能抓到任華

蘭看著種子不能說不心動
但是又猶豫再三 直到眼看自己很可能被殺人搶財(?)的任華為了保命
脫口而出願意把種子跟她對分為止
也說出不為庫摩爾人所知道的事情--

所謂的祭典 最真確的真相 其實是拿哈爾汪族人來做祭品的這件事情

實際上五座水井只是讓貪心的妖怪給佔領了
而牠們也只是記得 只要守著水門 那就可以輕鬆的吃到人肉
根本不是什麼守水人
當年的國王不可能下令殺害自己的臣民
於是想到當時被滅國的哈爾汪族人
就令他們舉行祭典 開始用愚蠢而殘酷的方式掩人耳目
五年選出一任犧牲品來送給底下的守水人---

而這件事情 在庫摩爾以外的任何地方 誰都知道

任華告訴蘭
龍樹的種子一旦接觸到空氣就會開始生長
所以如果不在根鬚糾纏上自己之前將它丟到地上
很有可能自己就會成為那活生生的肥料
不顧這種危險 互道一聲祝好運 兩個人立刻用盡全力奔跑

身上的嫩芽在奔跑的路上一路迅速成長
將蘭裹了個結實 等到她用盡全力衝入了庫摩爾
自己也跟著被拉進了龍樹底下
正想著不如就這樣成為龍樹的養分 就這麼把命獻出去吧--
趕到的夕鈴卻一把拉住她的手

"不可以...你也會被一起拉下來的..."

"要我眼睜睜的看妳死在我面前 我不如跟妳一起死了還輕鬆!!"
"親手殺死自己的娘親 還要每天喝她的血過活 我早已生不如死..."
"像這樣什麼忙也幫不上 活的像是廢物一樣的人生 不要也罷!!"



啊啊...
原來他是一個這麼脆弱的人嗎...

看著男人苦澀的臉 蘭模糊的想著

不明白深重罪孽的人竟然可以活的如此脆弱嗎..
前任祭主毫不逃避地吞下了自己的罪孽
每天飲著苦水活了下來

上上代的祭主也是
上上上代的祭主也是 大家都是這麼活過來的
(就某種方面來說 女人確實可以比男人還要堅韌..)


本來我也應該要這樣活下去的 可是 這個人什麼也不知道..
我想守護著他 讓他了解背負著罪孽活下去的苦---


眼中映著男人的臉  蘭溫柔的笑了





"喔喔 這就是龍樹嗎!真是太感謝了 東國的巫女!!"
白海的國王快哭出來的向老巫女感謝

"明明再堅持一下就可以的----"雁看著旁邊冷冷地說
"哎呀 虧他能跑這麼遠呢 呵呵..."東國的老巫女拄著柺杖看著生長茂盛的龍樹

"巫女大人~~~"底下傳來任華哭笑不得的求救聲音
"別擔心~根抵達水脈之後母株就會枯死 然後再從旁邊生長出新芽
 你頂多只需要忍耐個四五天就可以了~"


"...............要把這件事情告訴拿到另外一半種子的人嗎?"




以下是感想XD
是說既然可以一分為二 就算被根鬚纏上也死不了人
那幹麻一開始不給卡靈啊??
是因為看她那種態度不順眼嗎!?XDDD

這個故事我來回看了兩次才搞懂
對於卡靈那樣不想做又非做不可的堅強感覺還蠻印象深刻的

拖了又拖 拖了又拖 花了15年找尋其他可以不用祭祀就能夠取得水源的方法
到最後的最後 發現自己徒勞無功
就拿自己的生命去換取其他人民的生命之源--
其實狠一點 再找一個少女出來當犧牲品不就得了(好過份) 這樣自己也能得救了不是?
可是她卻寧願讓另外一個少女砍下自己的頭顱...

雖然嫣純為了保護孩子而拒絕她 
但是從這種小地方卻很能窺見她隱藏著的溫柔以及不得不為的痛苦

另外就是矇著臉的哈爾汪族
矇著臉的夕鈴其實蠻的啊!
尤其是他溫柔教導著蘭如何正確使用手語以及劍術的模樣 真的就是一副很可靠的姐姐樣子
雖然說因為大家都矇著臉跟身體 就連蘭最初也將他當作是她的夕鈴姐姐XDDD
(一開始我還有想說這樣搞不好可以發展蕾絲邊...)
(...好糟糕 難道我的心中已經沒有純友情這種正直的東西了嗎?)

蘭的個性也很令我激賞
如果是尋常一點的女孩 要她莫名奇妙去砍人家的腦袋應該是辦不到
但是為了對卡靈的承諾 不讓夕鈴雙手染上血腥
(啊就算不讓他染 他還是自己跑來砍自己老媽啦...)
她甚至有勇氣將卡靈的屍體分成五塊 履行跟守水人的契約
真的很了不起的女孩

最後
其實一樣等了很久的 還有今市子的文鳥本
台灣沒有出版社想一拿這本的嗎!!!QAQ
文鳥很可愛的啦!!!
難道是因為沒市場嗎~~(戳中)

onli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艾
  • 別說今市子的作品要看個三四遍才懂了,就連你的雷我也要看個三四遍才會懂....
    不過今市子的作品可看性很高,只是很難懂囧...
  • 咩
  • 文鳥本....我好幾年前就覺悟買日文版的了

    文鳥的身姿真的很可愛啊~*
  • min
  • 推1樓艾的第一行XD
    這本我之前就買了日文版了
    也是看得霧煞煞,不過覺得比百鬼夜行抄好懂多,最近這幾本真的看沒有啦!!
    中文版也快看不懂了@_@
  • 妳們這群沒禮貌的傢伙...
    我已經很努力盡量寫的淺顯易懂了耶...

    onli000 於 2008/07/08 22: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