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78111044992438.jpg 

無罪世界
 
作者 木原音瀨
類別 BLOOM Series Novels
出版日期 2008/10/11 
定價 220 元

山村從事著近乎詐欺般的工作,更由於嗜賭,因而過著負債累累的人生。
這時,一位素未謀面的親戚留給山村一筆遺產,這使得他興奮不已。

但是繼承遺產的條件卻相當嚴苛,他必須要照顧一個從小就被擄走,
在叢林裡長大、如同野蠻人般的堂弟──宏國。

山村抱著「大不了中途開溜」的心態接受了這個條件,
從此與除了自己的「部落」外一無所知,連日文都不懂的宏國一起生活。
但是山村卻漸漸在意起這位堂弟……

難怪總覺得好像有什麼事情忘記 原來是忘記貼感想了XD
(完了 年紀真的大了?)

這本書給我的感想就是騙子+猴子的戀愛史(毆)
所以 標題才會打上馬扁
跟阿九無關 跟小扁也無關 期待我寫出他們兩人配對玩意的朋友們
真是不好意思讓你們失望(鞠躬)

故事的背景就跟電影很像
教授帶著一家大小跑到蠻荒地帶去作研究
出了意外小孩子就這樣被丟下(或者消失)
最後教授只落的獨自歸國
直到N年後才因為人生意外的巧合而再度找回寶貝孩子---

由此可見 家人如果有人作研究作到走火入魔要全家遠征的 最好不要跟去
十之八九會有個家人被丟下 其他人運氣好的還有命歸國
倒楣點的就這樣客死異鄉 用骨灰回家

(大概20年前看過的一部食人族的電影-蠻荒女神 也是同樣的內容
 熱血的教授帶著全家遠征 結果半路被食人族襲擊
 全家給吃得只剩下他跟小女兒

 小女兒被擄走
 而他失去一條手臂之後
 也不知道是不是食人族已經吃飽了還是肉太難吃食人族挑食
 就這樣沒有把他開膛剖腹給吃乾淨

 他逃回國之後 過了大約10-15年 想起僅存的小女兒 怎樣都不肯死心
 於是想盡辦法申請了再度前往非洲

 後來他跟著同樣熱血的帥哥助理花了很多時間 到了當初發生意外的地方
 再度被食人族襲擊 ---

 連續兩次都在同樣地方被攻擊
 想來那個地方應該是食人族的餐廳吧?
 正當他們快被分解吃掉的時候 有個超級大美女出現在眼前
 跟黑皮膚的食人族不一樣 女孩是白皮膚 教授一眼就認出那是自己的小女兒--

 好在女兒對父親還有一點點印象 不然如果就這樣被自己女兒幹掉吃下肚子
 死都不瞑目吧?

 女孩在當地成為女神 幾乎是比族長更崇高的地位
 當初她是被長老擄走 因為看她長得可愛 部落又需要繼承人 所以沒吃掉她
 讓她留著當女神 

 帥哥助理對女孩一見鍾情 幫助教授想辦法把女孩給帶回了國內
 (唉 過去還是孩子的我 看到這邊是鼓掌叫好 男的帥女的美 天生一對
 現在的我只會想搖晃螢幕叫助理冷靜點 其實你愛的應該是教授才對!
 人生真是難測---)

  順利回到國內之後 沒想到才是災難的開始
 女孩從未受過教育 也只懂一點點他們的語言
 光是為了教導女兒 教授就已經筋疲力竭
 沒想到女兒還差點演出吃人事件---
 
 對在食人族裡面長大的她來說
 人類就等於是主食之一 於是 廣大的學堂以及熱鬧的城市
 在她眼中就等於免費吃到飽的大型餐廳----

 已經建構完成的個性無力扭轉
 最後教授只能哭著再度將女兒送回去非洲---)


離題了嗎?是有一點 反正這已經是慣例(毆)
其實也不算完全離題 除了背景是食人族以及非洲以外
這個故事的教授跟蠻荒女神裡面的教授其實相去不遠

不過在那之前可以先不要提教授了
因為在本書 他的戲份只有短短幾行
可以說是一出場就已經是死人了
 
以下開始介紹正文 老樣子 不想看到爆雷的請點點您的滑鼠左鍵跳出去---



山村是個從事販賣昂貴飲水機的業務 也是個GAY

其實說是昂貴飲水機 不如說是詐欺
他們低價買進飲水機之後 用高於市價數倍的價錢販賣給消費者
靠的就是滿嘴舌燦蓮花

而消費者就算之後發現自己購買的商品根本沒有那樣子的價值
也會因為一來打官司過程麻煩 二來勢單力薄
就算真的進入了司法程序 如果是單一訴訟 頂多就是回收機器賠錢了事
如果是集體訴訟 就乾脆撤換掉公司行號 重新申請一個繼續行騙--- 

申請一個公司行號有多簡單?
網路上就找得到很多資料 普通人應該看了會很吃驚吧(笑)

山村由於年幼的不幸 早早就體會到了社會的冷暖以及現實
也因此 對他來說 能夠活下去才是第一要務
在那之外 廉恥 罪惡感 良知 都是不必要的垃圾雜物而已

所以 這份工作對他來說 簡直是如魚得水---

但是 賺得多同樣也會花得多 山村不僅有個花錢的嗜好-賭馬
另一方面 還積欠下大筆卡債
所以 縱然他是公司數一數二的前線業務 也沒因此而過上什麼豪華像樣的生活
終日仍舊是為錢煩惱

這時的他接到了律師的電話---
一開始還以為又是消費者的抱怨電話而厭煩
後來卻發現原來是自己親戚的死亡繼承

--只要幫他照顧那位剛從巴西的原始部落被帶回的兒子宏國

這份差事對他來說是急需要 卻又嫌麻煩
起初還以為只是照顧人 卻發現對方甚至連語言也不怎麼懂
碰到不滿還會行使暴力解決 剛同住沒多久 就因此而被打到鼻青臉腫
一方面鄙視 一方面卻又害怕 日子在這樣膽顫心驚中度過

直到發現家裡附近的不起眼小診所醫生
竟然懂得宏國的語言
那之後 生活才算是逐漸順遂起來
也因此 在那一段早上去上班 下班去診所接宏國 順便跟醫生一起吃晚餐的時間
山村難得的得到了一份安心的歸屬感
那是他在成年過後就從未有過的感受

宏國是在巴西的原始印地安部落成長
當地的原始居民並沒有所謂的文字
文化的傳遞完全依賴歌唱以及語言
而他在當地部落的職務則是巫醫

當初他之所以又碰見自己的父親 是因為他離開部落到都市
在沒有病原體的部落裡面生活幾乎是不會生病
而當那樣子的居民一旦進入各種病菌叢生的都市
就非常容易因此而感染上各種病症 弄個不好很容易因此死去

他跟山村一起生活之後 第一次生病 是在照顧生病的山村之後
整晚他脫光衣服 繞著山村跳舞祈禱
不知情的山村以為終究要就這樣死去
沒想到第二天醒來 卻發現一向生病好很慢的自己已經完全痊癒
而身邊躺著的卻是取代自己一樣 生著病發燒的宏國---

送到小診所之後 醫生一邊看顧著宏國 一邊緩慢的說著宏國成長部落的過往
以及宏國為什麼生起病來這麼嚴重

"當初葡萄牙軍進佔巴西的時候也一樣
 當地並沒有肺結核或者天花等等病毒
 而葡萄牙軍把天花病人穿過的衣服 跟鍋碗瓢盆等等 印地安人會想要的東西放在一起
 讓不知情的印地安人帶回部族----

 當時有好幾萬人因此而死亡

 真是難以相信 一個信奉基督教的國家 竟然會做出如此殘忍無道的事情
 要是上帝知道了 恐怕也會為此震驚吧---"

被山村戲稱為蒙古大夫的醫生這樣說著
瞭解宏國昨晚的詭異行徑其實是為了自己
雖然不相信那樣一回事有甚麼療效 但是看著宏國沉睡的臉
山村心裡終於逐漸起了變化

他跟宏國會做愛 會接吻 但是那比較像是雄性的本能作祟
要說愛不愛的 實在太困難
宏國不會說 而他 更是不會說

宏國是因為語言問題 不懂得說
他則是自我的防衛性太重 不願意 也不知道是否該說
甚至打算 終有一天要騙走所有被看管中的遺產遠走高飛---
完全選擇性的忽略 他的心根本就已經開始動搖的事實


大概是壞事作多了 總會有報應
山村其中一名老婦人的客戶 竟然兒子是黑道老大
他跟宏國逼不得已開始逃亡 但是逃也沒有逃得了幾天
最後還是被抓住 當對方亮出槍枝想對山村開槍的時候
山村腦子裡面卻滿滿的只有無辜的宏國
不惜懇求對方放過宏國

而宏國卻是不分青紅皂白直接撲上去跟對方撕咬
甚至抓住了對方老大差點勒死對方---

原始部落的他 或許說不出愛語呢喃
但是他卻懂得生生命 以及全部 去守護自己重視的對象---

最後宏國被槍擊中而倒地
黑道老大可能是怕了 也有可能是讚賞這樣子的勇氣
並沒有繼續對山村不利 帶著小弟就這樣走了

慌張的將宏國送進醫院
山村心裏滿是罪惡感 以及不敢置信的痛楚
面對醫生詢問他的傷勢
他才猛然驚覺 為什麼作壞的他卻毫髮無傷
而完全無辜又單純的宏國 卻有生命危險?

是因為宏國不顧生命的保護他 用盡全力保護他

明明已經被子彈擊中
男人卻還是毫不放鬆的抓住黑道頭子
明明自己血流個不停 卻還要去保護另外一個同樣身為男人
狡猾卑鄙又無恥的自己----

被父母捨棄 沒有朋友 孤家寡人 毫無價值的自己---

那是山村頭一次真正瞭解了心裏澎漲著的情感到底該叫做什麼
男人在診療室裏哭得聲嘶力竭 誠心祈求著那從未回應過他的神
救救那個代替他躺在手術室裏的人

最後宏國得救了 但是也殘廢了
委託山村照顧宏國的律師自責看錯人 強行將兩人分開---

*                       *                           *


好 打到這邊為止 其他的就請有興趣的人去租書或者買書來看
(可以看到這邊的我猜絕大多數也已經看完買完了吧XD)

這本書給我的感覺 其實並不單單只是戀愛故事
中間提到一些聞名世界對古老部族的殘酷
以及一些對我們來說是垂手可得
對他們來說卻是耗盡生命也不見得有的事物---

在在都讓人心痛

印象最深刻的是醫生提到飲料罐 也就是鋁罐---
這種輕又便宜的金屬 在該地原住民的部落地底 到處都是
文明世界的商人為了取得便宜的鋁
將原住民驅離他們的生長地 稍有不從就射殺了事
而為了用便宜人力去開採鋁礦 再去僱用那些倖存的原住民...
週而復始

故事裏的醫生角色 喝著啤酒 笑笑的對山村說
他曾經見過一個已經都市化的印地安人
拿著已經空的鋁罐對他說
"就為了這樣一個罐子 你們竟然要奪走我們的生命!"

當下我感覺自己被打了一巴掌 很重的一巴掌
那之後我就不買罐裝飲料了

另外 則是為了宏國那樣嘴上不說 卻完全靠行為表達的愛情震撼
縱然不會用餐禮儀 把汽車當怪物 有那麼幾分土包子的味道在
但就是這樣單純專一的個性 也才能夠那樣豁出去的守護一個人吧?

在原始部落生長的他 食衣住行完全只拿自己需要的部份
因此也對都市裡面許多人吃不完卻又要買一大堆食物的行徑不理解
對他們來說 人應該只拿自己需要的部份
而其他人多拿了又丟棄的 他還會撿起來取用
當被孩子們丟石頭取笑他檢垃圾吃的時候

他懂的 就只是部落教給他的道理 只拿取自己需要的部份就好
然後 分享給自己另外一半的伴侶
(也因為這樣 山村一開始被嚇了一大跳 竟然拿餿掉的便當給自己吃XD)

看完這本書感覺五味雜陳就是
但是 不愧是木原大神的作品 好看!XD

onli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