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23453.jpg 
作者:國枝彩香
譯者:KUMAKO
出版社:臺灣東販
出版日期:2009年05月24日

寡言冷漠的加納為了被囚禁在洋館中、未經世事弟弟?霞犧牲奉獻。

而身為主人的胤彥卻命令情緒總是不外露的加納侍寢──
這是為了感受這個男人的激情。

故事也描寫了三人間被揭露的秘密、真心、愛………
已死之人所訴說的最後一天又是如何的呢?一本收錄了作者精心之作的精彩傑作集。

細膩成熟的畫風、故事內容結構充實,比起一般BL漫畫深度更勝一籌。

54563.jpg
仔細想想 喜歡上這位作家
好像是一本叫做雨中XX的啥作品
基本上是很陰沉 沈重的東西
其他就沒啥印象

之後再來就是木原的書了吧?
(木原會找的插畫師大多是第三代後期的作者
 第四代的比較少的樣子?XD)

其實說喜歡也沒多喜歡 但是就是知道這位作者
也認為他的作品是可以購買的@W@

前陣子看到東販打廣告 還真有點不敢相信
之前在網路上有看過一兩篇
沒有完整的 真意外東販會拿到XD

然後終於在前幾天入手

這本作品我蠻推的
雖然最後一篇實在有點破壞風格
當然我所謂的破壞 指的不是不好的層面
...而是風格

舉個例子 在供奉觀世音菩薩的廟裡面
卻看到半裸的耶穌被釘在牆上
感覺怎樣?超不搭嘎吧!!!?
最後一篇故事就是給我這種感覺=A=
雖然作者自己也說了 他就是本來以畫那種故事內容為主的=A=

453.22.jpg
番人是日文的漢字 指的是守門人
主打第一個手門人的故事
不過我最喜歡的反而是裡面第三個故事
"天空的背面"


以下大量劇透有---

五十嵐陽介 五十嵐保是高中的學長以及學弟
因為同姓的關係 所以在社團裡面 大家都是直呼他保以示區別
野宮則是五十嵐陽介的同學 同時還是個跳高高手
---儘管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紀錄


多年後再次相見
那是在五十嵐陽介的葬禮上
因為車速過快而出了車禍 車體燃燒 甚至連遺體都面目全非---

一般人對於參加葬體都會感到排斥 以及有種莫名的煩悶
參加葬禮的保 想著當初陽介學長對他的好
充滿男子氣概 陽光 可靠 溫柔又穩重
---但是 這些是只到10年前的那個晚上為止---

面無表情的上了香
正打算離開的保 迎面卻碰見了他不想看見的人--野宮學長

跟當初那樣俐落的平頭學生模樣不同
經過了10年時光的洗滌 野宮留長了頭髮
穿著套頭毛衣 看起來十分出眾洗練


"你長得好高了呢?幾公分?"
迎著風走著的學長看起來十分輕快
完全不像是剛剛才去給老友上完香的模樣

"....180...2..或者3公分有吧..."

"是喔?長高了10公分有呢!以前小小隻的 可愛多了~"

"哪有?明明是學長你們自己長太高--"
略為尷尬的辯駁 馬上又想起自己的失言
保嘆息似的閉上嘴巴

轉過頭來 面帶微笑看著昔日的學弟
野宮微微笑了 看起來甚至有點疼愛的樣子
"當初我們三個人 明明擅長的項目相差那麼多
 怎麼會走在一起的呢...."


五十嵐陽介以及保 善長的是跑
而宮野善長的則是跳高

在操場上看著宮野跳起來像鳥兒飛躍的身影
對保來說是種享受
雖然跨越不了自己那道體能上的限制
但是在當時 能夠那樣跟學長們就像感情好的兄弟一樣
他就能夠感到滿足

對於溫柔體貼的宮野 他能作到最大的逾越
也就只有在心裡面偷偷直呼他的名字---聖

 

"吶 保?你知道嗎?"
"聽說啊?陽介的遺體都燒焦了..."
"車子速度太快 轉彎沒有成功 就這樣撞破護欄摔了下去..
 整台車子都燒毀了 聽說就是這樣"

回過神 宮野學長一邊抽著煙 手上拎著酒
他們正並坐在酒吧裡面---

"保..你不覺得 這種死法 很適合他嗎?"
歪著頭微笑 透著煙霧看去的宮野學長
充滿著一種惡意的性感

儘管那讓他不寒而慄

 

那是在二年級秋天 也就是大部分三年級生引退之時

那晚保踏出已經轉暗的校園
驀然想起有東西沒有收好 於是又轉頭回到社辦
拉開門把 聽到輕微的聲響 想著是誰的時候
映入眼簾的卻是叫他接下來10年一刻都無法忘記的惡夢

塞進嘴裡的布團
緊壓著底下男孩的軀體
還有陽介學長臉那從未層見過的兇惡表情---
底下那慌張恐懼 少年的臉 是宮野學長

 

保沒有反抗陽介學長的命令
顫抖著依照陽介學長的意思 跨在宮野學長頭上壓制他的手
獰笑著告訴保 等他完事之後可以讓保也嘗試看看的陽介
就這樣當著保的面侵犯了宮野

那之後第二天 保退出了社團
接下去的高中生涯 他總是低著頭走路
相對的 再也沒見過陽介學長 以及宮野學長...

"吶 保?難得像這樣能夠見面..."
"來繼續當時未完成的事情吧?"

發現自己又出了神的保
驚覺宮野的手正放在自己的腿上 急忙起身揮開
接著又發現自己做了怎樣的事情而接著道歉
"啊..對不起..."

"...你真是一點都沒有變呢?"
"當時 你也是無能為力 對嗎?"
看著自己被打開的手 宮野略帶悲哀地笑笑
不輕不重的諷刺道

最後兩個人各自搭著自己要上的車子分開
想著以後應該不會再見面的保
在宮野上車之後 車門關閉的幾秒間
被拉過 臉頰靠在男人的唇邊
"保...我告訴你喔 陽介 是我殺死的"

 


再次見面 那是保收到一封名為五十嵐陽介的男人寫來的信之後
拿了信 保直接到了宮野工作的咖啡店裡面
撇著並不願意打開看內容的宮野
保拿出了信 壓下顫抖 慢慢地念著內容---

"保 寫信真不像我的作風 但是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
 我大概已經不在世界上了"

"是失蹤?是死亡?我也不知道 我想交由聖來幫我做決定--"

"我想把我整個人生都交到他手上"

"如果 最後留下來的只有他 而他看起來又不幸福的樣子
 那 你就去幫幫他吧"

"那小子會不幸的原因雖然幾乎都是因為我
 但是 你也多少要負點責任---"


...自私的傢伙
這是讀完信之後 宮野與保的共同想法
看著煙抽不停的宮野 保還是忍不住發問了
"學長..你那天說 是你殺害了陽介學長 是真的嗎?"

"...正確來說 應該算是見死不救吧? 那天 陽介來找過我---"
轉身 宮野笑得異常開朗

 


當時陽介不知道為了什麼樣的原因
從未見過面的十年後 又將宮野找了出去

"我的婚期決定了 正確來說 應該算是政策聯姻吧?"
笑得還是一臉沒有陰霾的樣子
好像完全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一樣的陽介對宮野說

"...是喔 恭喜了"
沒有任何反應 宮野冷淡地道喜

"重點來了!聖!我現在就來讓你作一個選擇!"

"...?"

"你是要跟我兩個人就這樣遠走高飛?
 或者是要我一個人就這樣找個地方消失掉?"

"...你...開什麼玩笑..."

"我是會開這種玩笑的人嗎?"
男人笑得一臉歡暢
好像他剛剛說的只不過是等一下去喝杯酒一樣的日常對話

如果是10年前單純天真的男孩
或許就會這樣順著對方的話相信了
但是經歷過被好友學弟聯手背叛的他
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傻瓜

"真可笑 你自己找個地方消失吧!"
話一說完 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身後傳來陽介輕微的回話 他也沒仔細去聽
過了不久 就傳來陽介車禍身亡的消息了...

說完之後 宮野嗤笑了一下

"...我們高中所認識的那個男人 田徑社的英雄
 到底是怎樣的人呢?"
"個性開朗 不拘小節 我總是想 要是能夠像他那樣的跑著
 一定會很痛快吧..."

沉默過後 宮野繼續說著

"所以 我想都沒想過 他身上可能背負了些什麼沈重的負擔
 做事都抱著及其自然的消極態度..."
"什麼都沒想過 就這樣 向他告白了..."


對比保的驚愕
宮野笑得很沈重 手蓋著額頭不讓對方看見自己的表情---

其實他並不是想要跟他交往 或者是其他的一些"什麼"
他只是很單純的 想讓自己愛慕的男人知道自己的感情
因為 畢業之後 兩個人再度聯絡得機率 實在少得可憐---

於是就在他羞澀說出喜歡的話語之後
襲擊他的卻是對方呆滯過後 冷笑著的殘忍

"那 你願意讓我上嗎?"

 

"...學長...我該怎麼做?"
"當時的事情 我不認為你會原諒我"
"如果...至少...有我可以做得到的---"
聽完宮野的告白
交握著手 被愧疚感壓得喘不過氣的保 甚至是有些害怕地表示

"...那 你去死吧?"
第二次靠上男人耳邊的宮野
像吐煙一樣的輕語 看起來十分具有誘惑力

"只要你死了 那天晚上的事情就不會有人知道"
"那麼 或許我也能夠獲得救贖---"

一開始像在談笑的男人 轉而用自己纖細的手指搭上保的脖子

頭暈目眩 呼吸困難
等到保察覺過來的時候 他發現自己竟然由衷地感到開心
這樣子被自己戀慕那麼久的男人 殺死的 愉悅
熟悉的感覺讓他覺得彷彿回到那一晚 那種晦暗的欲望----


接著他被宮野狠狠推開

已經發生的事情無法重來 並不是死了誰就能夠解決
其實很清楚的宮野流下痛苦的淚水

他確實當初愛著那個後來強暴他的男人
而現在 也是確實真切的恨著那個男人
原以為只要對方消失了 他就能夠解脫
但是過去的惡夢像糾纏住自己的影子一樣
到哪兒都甩脫不掉

原本一直憎恨的對象存在的時候 起碼那恨意有個去向
而現在那個對象消失了 殘餘的恨意又要何去何從?
宮野跪倒在地上 幾乎崩潰地哭著

"...保...救救我...."

最後宮野只能向眼前 唯一在10年前的事件發生之後
還在他身邊的男人顫抖地求援---

男人在片刻悲嘆似的遲疑之後 用力抱住了宮野

當初要是沒有參與就好了
或者 當時 他如果有抱住學長就好了
溫柔地安慰他 抱住他冰冷的身體
就算被他推開 也不應該就那樣拋下他 狼狽地離開的---
溫存之餘 男人為自己的想法笑了

多麼 膚淺荒唐的願望...
儘管當時他看著猶自抵抗掙扎的宮野的時候
那個晦暗深沈的欲望 同樣地後來也糾纏了他10年
讓他不管跟誰交往都不順利
總是好像少了那麼一塊拼圖一樣

他一邊後悔懊悔著自己當時的參與
卻也冷眼看著自己那騙不了人的欲望
膚淺的 欲望---

 

第二天一早 等保醒來 宮野已經不在身邊
驚慌地跑出門 發現宮野正在樓上看著朝陽
神情十分輕鬆的模樣

想到他身邊 抱住他 溫柔的給他撫慰
保提出要求想跟著上去 到他身邊去

而宮野看著一樓的保 溫柔的笑了 笑著說謝謝
接著就直接從三樓 保的眼前一躍而下
輕鬆的就像當初高中的時候 他飛躍著 鳥兒一樣的身影


人類的記憶是很不可思議的東西
討厭的事情 也能夠藉由各種方式去忘記
這樣 接下來的人生也就輕鬆愉快多了

宮野並沒有死掉
但是因為頭部直接撞擊 因此出現記憶障礙
十年前的事件 以及陽介的死 他都忘記了
於是等他出院 保還得帶著他去陽介的墳上上香

就某種方面來說 也算是達成了陽介的死前委託吧?
保看著因為陽介的死而哭泣的宮野
打算將所有事情統統隱藏起來

仔細想想 如果當初沒有發生那樣子的事情
他們三個人應該會各奔前程
各自娶妻生子 為工作生活忙碌
然後偶爾想起過去 就會由衷地懷念...

但是 假如是那樣 那麼宮野現在也不會在他身邊了

"保...我想 可能我永遠都忘不了陽介 這樣你也..?"
剪掉長髮的宮野 看著保的臉 有些不安地坦白

"...嗯 沒關係 你就保持這樣就好了"
保給了包容寵愛著一樣的笑容 看起來有些微的憂傷
然後讓才剛出院的戀人靠著自己

"啊 是航積雲..."
戀人指著天空 開朗笑著說

看著晴朗的天空 保卻嫌太過明亮似的遮住陽光


這樣就好了 這樣就好了

在這片炫目的藍色天空背面
有著深深的黑暗
這件事情
只要我知道就好了...




嗯 這個故事最糟糕的應該就是主角保吧
看著自己喜歡的人被強暴
竟然還能興奮的起來XD
(雖然說後來他還是沒有下手XD)

不過有些事情就是這樣吧
表面上說得堂皇冠冕道德滿分
骨子裡隱藏的欲望還是存在著的
只是這位主角比較不懂用謊言去掩飾遮蓋=D=

所以就會不斷地感到罪惡

受害者宮野都忘光了也是好事情一件
有時候留存著所有記憶只是折磨自己而已

記得前陣子看得某藥師粽子串小說
其中一個很喜歡的角色終於寫完了

(希望不要有啥狗屁番外
 番外這種東西得要去挖去找
 又不見得一定買得到看得了

 本傳寫不夠又寫到番外去 我還蠻討厭這樣的
 與其說可以再看到喜歡的角色
 給我的感覺更接近於鞭屍...=A=)

因為之前的人生過的太痛苦
全家被殺 他又被仇人關起來當性奴
好不容易大仇得報 他也因為這樣走火入魔
人生可以說是毀的七七八八
就連有好感的對象也避他唯恐不及...

這時候走火入魔可以說是剛剛好
把全部的事情統統拋開 去過自己的第二人生了

雖然看完之後 我完全不瞭解除了美貌之外
這個角色讓其他人來詮釋有差別嗎?=_=??
大概是希望過高 所以也就失望越深吧=D=

46533.jpg 
這個就是我說風格兩極的作品
這篇的小攻跟小受都是近未來的宇宙船艦船長
小受被非常醜陋但是心地其實很美好
也很得所有部下愛戴的小攻看上

小攻知道自己貌醜
所以完全不敢奢望什麼
只是把對方銬在自己房間跟他朝夕相處

到後面小受也因為他的善良而被他感動
但是整篇滿滿的鼻毛 腿毛...
總之 就是一篇很歡樂的作品=D=
雖然有滿滿的鼻毛腿毛(誤)

onli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咩
  • 歹望你忘了胸毛...
  • 嘎啊~~~~~~~~
    你又讓我想起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冏>

    onli000 於 2009/12/03 21: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