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事件 是大約兩三年前才發生的

那時候我最大的妹妹尚在少年監護所
第二的妹妹則是跟我一同住在父親的大哥-伯父家中

伯父一家人待我們極好
可以說是視如己出的程度
經常幫我們添購衣服用品 也從不曾對我們怒言相向
甚至連家事都是堂弟們作(心虛)

事情發生的時候是秋末 天氣有點要冷不冷 但也不會太熱的時候

我們那條街方圓一里是菜市場
不曉得是否因為穢氣有些重(宰殺雞鴨..)
有個體質十分敏感的朋友告訴我 他一靠近我家那條街就頭痛發冷
妹妹也有跳八家將的朋友 一看到這條街立刻逃之夭夭
事後發抖著告訴我妹妹 他看到好多個那世界的居民在街上走來走去..

這條街有個特色
不辦喪事就算了 一辦喪事 往往是附近好幾家同時舉辦
老一輩的人說這是認識的朋友相邀一起離開
而我看到就會避開走別條路 因為體質問題
有過沾著東西回家 被騷擾一個禮拜的經驗..
(可以想像連續一個禮拜 只要一睡著 就會有人從床底穿過枕頭搔你脖子的情況嗎?)

但是那年很莫名的 我家巷子出去的四條街通通有辦喪事
也只有硬著頭皮走過去
過了兩三天 半夜就有"人"來訪了

我的房間一進房門
左邊就是兩張雙人床並排著(感謝爺爺的愛心)
門對著一扇約60公分高的窗戶 右手邊則是盥洗室
而窗戶到床邊約是7-10步的距離
中間擺放著我的電腦還有書櫃等雜物

那天晚上我妹睡床外側 我則是睡內側
睡覺的時候僅開昏黃色的小燈 比較好入眠

夜間 我睡的正沉的時候 突然耳邊傳來非常清晰的腳步聲
在半夜裡十分突兀 我瞇著眼睛看了一眼床邊的小鐘---2點10分

嘀咕著抱怨"搞屁啊!三更半夜踏這麼大聲作什麼..."
腳步聲就又響了起來
我猛然發現 腳步是靠近窗戶邊傳來的 而且 就在我房間裡面....

那腳步聲的主人似乎發現我醒了過來
又踏了兩三下 然後 聲音到了床邊 並且又更用力的踏了一下
發出更大的聲音

如果是小偷 除非他會輕功水上飄 用飄的從窗戶過來床邊
因為一般正常人類不可能4.5步就從窗戶走到床邊
人類嗎?
理智告訴我不可能 因為我房間位在四樓
除非那位小偷先生既會輕功水上飄 又有蜘蛛人的能力
但是這或然率低於零啊!!!!
有這種小偷存在 碰見了我鐵定要請他簽名握手先!!!

我立刻完全清醒過來
睡在外側的妹妹突然撲了過來
發抖著告訴我有房間人

我抱著妹妹輕拍她的背安撫她
"沒有呀 妳作夢吧?我什麼都沒看到喔"

眼睛瞪著床邊的訪客--一個體型看來約40-50上下
穿著套頭毛衣還有白色板褲 不是死去很久的那種死者
脖子以上是空蕩蕩的一片---是個男性訪客

這年代除非意外 不然身首異處的死法幾乎是不可能
所以只能判斷是對方不想讓人看到臉
"喔 也知道半夜闖進女性房間是很不要臉的行為是嗎?所以不敢給看臉?"
我心裡這麼想著向對方示威

要說我不害怕嘛?也不盡然
其實對方應該多的是方法可以整到我整晚睡不好甚至崩潰
但是人類是很奇妙的生物
如果只有我的話 只怕早就尖叫起來 驚動整家人
但是房間還有妹妹在 妹妹會害怕
所以我只能擺出強硬的姿態瞪視對方

看到死者是怎樣的感覺?
其實蠻特殊的 我的近視高達700度 因此拿下眼鏡之後 看出去的東西都是模糊不清的
但是看到這類死者的時候 很奇異的 旁邊的東西是模糊不清的
但是 就是他本身會非常的清晰 就像我"並不是用眼睛"看到他的一般

我死命的瞪著他 準備好若是對方有任何舉動
還可以跳起來大吼幾聲嚇嚇對方
不知道過了多久 眼睛有些疲倦 警戒的意識也有點疲乏
而那位訪客卻是一點動作都沒有
只是呆呆的站在床邊
雖然看不見 但是我很清楚的感覺到 對方也正瞪著我看---

我眼睛別開看看小鬧鐘 指著2點30多分
又轉回視線 發現對方的身體變得半透明.沒一下子就完全消失了
妹妹似乎也發現了 又轉回原來的位置繼續睡她的覺

我則是一整晚沒法睡覺
第二天只得頂著惺忪的眼睛去上班
心情不爽一整天

晚上下班回家 問妹妹是否還有印象
她告訴我 她的印象只到有聽到腳步聲 後來就完全沒記憶了(媽的真是幸福)
 

onli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