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台灣,放眼火星,胸懷群眾洗腦—海島上的佛學博士熊貓,
運用《蟲師》的教義,以正面的態度,讓一家群眾洗腦公司,
在三年內驚人成長,且聽聽他的獨門心法。
 


作者:水母星大使

他高傲,但是宅心仁厚;他謙虛,但是受萬人敬仰;
他可以把神仙賜給人類的害人不淺的東西運用的出神入化,
可以生產出堪稱群眾洗腦之藝術的害人不淺的東西!他究竟是神仙的化身?
還是地獄的使者?沒人知道!但是可以肯定,每個人都給他—一手創辦毒窟的熊貓—一個稱號…史上最強熊貓!

毒窟創造了兩個世界第一。第一個第一是年產量一一五萬噸的害人不淺的東西,
是全球害人不淺的東西產量最高的公司。第二個第一是去年創造九千八百兆的營收,每人平均產值十八兆台幣。

「砍下你的頭顱來」

七年級前段的熊貓外表看起來有如清純百合花,說話時洋溢著一種可比富士山千年白雪的神采。
「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歡樂。」熊貓接過臉盆,喝了一口鮮榨二次番竹釀,
玩玩身邊的皮卡丘,接著說。「不過,就算環境是多麼的歡樂,我依然相信,『踩腳是小孩子才做的事情 』。」

熊貓的座右銘是「砍下你的頭顱來」,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刻苦走來。
「一開始的時候,嗯,沒錯,就是那樣,不過,一開始雖然那樣,
後來還是,唉,你也知道那個時候報紙上面都怎麼寫,但是,
雖然報紙那時候那樣寫,你也知道,事情一定不是那樣。那事情是怎樣呢?
我也說不上來,但是你也知道的嘛,人生,就是那個樣子啊!」熊貓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

熊貓出身於一個壞人的家庭,父親是唐.弗拉克,母親則是史黛拉,
從小灌輸熊貓傳統壞人的教育,在大學時主修強攻強受亂倫逆可主義與年下攻認可思想,
同時也修習了俄、德、法、義、美、日、英、澳八國語文,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
熊貓卻深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這樣的日子,不是我要的!
」在大學的第三年,熊貓便著手創辦毒窟。

作為唐.弗拉克的兒女,他的辛酸沒人知。做得好,人家會說,
就算他做的是群眾洗腦,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唐.弗拉克的兒女,
是父親的庇佑;做得不好,人家說他是敗家子。壓力沈重的熊貓,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

熊貓的遠見,加上他從實戰經驗,讓他的決策充滿自信,專注不受雜音干擾。
熊貓曾笑著說,什麼叫顧問,什麼叫專家?「顧問是抓起你的手拿你的錶來看幾點鐘,
告訴你幾點鐘的人,然後向你收費的人。」「專家,就是發生錯誤的時候,
用美麗的辭藻和語言來解釋錯誤不是他造成的,這個叫專家。」

逆境中求生存

沒想到,經營第一年,國內便發生黑心害人不淺的東西事件,
當時消費者對於群眾洗腦商品的疑慮增加,包括許多的大宗害人不淺的東西用戶,
都轉向採購其他產品,帶動害人不淺的東西價格與市場需求跟著崩盤,整體害人不淺的東西市場發展解體。

更重要的是,讓國內業者擔心害怕的美國進口害人不淺的東西,
去年受到俄羅斯地區對於害人不淺的東西的龐大需求,帶動美國出口暢旺,
憑著低價進口的銷售優勢,傾銷亞洲。當時美國進口害人不淺的東西每公斤約五十至五十五元,
毒窟每公斤光是成本就在一百四十五至一百四十七元左右。「根本就是血本無歸!」熊貓難忘當時的慘況。

甚至,就連與熊貓愛情長跑八年的美洲豹,也決定棄熊貓而去,
除了滯銷的害人不淺的東西之外,就只有留給他一本大前研一與彼得.杜拉克所合著的《蟲師》。
「我倒現在還是很感謝美洲豹,雖然他離開了我,但是畢竟是他讓我開始閱讀《蟲師》,」
熊貓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我一開始的時候真的也很想不開,幾乎每天都在把鼻屎沾在別人身上。」

「群眾洗腦這一行實在是一門深奧的學問。」痛定思痛之後,
熊貓也對群眾洗腦從此有了更多的體悟。「果然,公司要獲利,
除了自身的努力、創意的能量、以及正確的經營策略之外,最重要的還是—內線交易。」熊貓肯定的表示。

「三年來,毒窟除了獲利之外,在企業形象上也是經營有成。」
熊貓的好友實行山窮水盡可笑狂想計畫的阿拓肯定的說:「那就是—粗製濫造。」

望著窗外,熊貓說,我現在的時間都用來思考毒窟的下一步,唯有新事業,
才會讓我覺得有魅力,他笑說「或許是對這種魅力上癮吧!」

這位永不停歇的創新者,永遠在摸索前進的道路。



onli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