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來說這是我之前po在bbs上的開刀紀錄
難得一次 另外丟在這邊當作存檔(毆)


人家總說福無雙臨禍不單行
7月的我多少深刻感受到

手上的一件案子尚未解決 碰上農曆七月要開刀 然後又是剛好刮颱風
當醫生篤定我脖子上那顆約3公分大小的肉球必須開刀拿掉的時候
我實在很怨恨 為什麼科技沒辦法做到把患部經由儀器直接無痛分割出來
然後就這樣丟上手術台讓醫生幫我開刀 這樣

不過我想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就像我那已經安眠的老媽也很埋怨吧
當初生下我的時候 明明7歲以前都還是個天真可愛小蘿莉
轉眼14歲就步入姐貴的世界了
離題了

反正 接著就是覺得舌骨囊腫讓我聯想到犬夜叉裡面的蛇骨
一下子突然又覺得這名字挺酷的
下一秒又陷入自我厭惡 媽的都這種要開刀的時候了我還搞笑個屁....囧

題外話
人家都說如果世界上人人都有幽默感 那就不會有戰爭
但是我覺得那是搞屁
戰爭還是會有 頂多變成有幽默感的戰爭
就像少女漫畫總畫上眼鏡娘摘下眼鏡就變成波霸大美女
可是其實在現實中 醜小鴨就是醜小鴨 除非學會打扮自己
不然頂多就是變成一隻沒有戴眼鏡的醜小鴨罷了
就連新井大人都說
那些對自己的面貌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的醜小鴨
對我們這種很有自知之明的醜小鴨來說 是一種很困擾的存在


嗯 總之 等我知道要住院的時候 就開始跟醫生殺價
因為案子沒有結束 就這樣去動手術我實在不瞑目(呸呸呸)

其實我大約是國曆7月發現那顆肉球
一個禮拜就長到3公分大的速度讓我驚到
不禁猜測 或許再過半年 我脖子就要帶顆芒果出門了
於是我終於在前幾天 自動上門找醫生去了

甲狀腺舌骨囊種
最簡單的解釋方法就是
那是我在胚胎時期忘記給他脫落掉的東西
前陣子身體虛弱了點 所以他就跑出來搗蛋
唯一解決方案 就是脖子割一刀 然後挖掉 不然只會越來越大

最後 醫生用燦爛的微笑安慰我 要長到像芒果一樣大 三個月是不夠用的
三年或許有可能?
(醫生您是在說愛文芒果是吧...)

於是我決定9月一號入院動手術


*           *           *           *

手術當天一個大颱風登陸台灣本島
看著陰雨綿綿的天空 我在想還有什麼比這種情況更討人厭的?
要動手術的當下 案子還沒搞定 又是農曆七月 再來個大颱風
一想到搞不好動手術的時候斷水停電之類的
我都要忍不住興奮的發抖了 到時候肯定會很精采

要說動手術哪點讓我不滿 就是前一天不能吃東西
不過我為了彌補 早在前兩個禮拜 想吃想嚐的全給吃下肚了
所以這次住院其實不怎麼憂傷

我選擇的是醫院的四人房 這次運氣很好
剛好是住進醫院的新大樓 因此所有設備都是最新的
完全沒有舊大樓的那種腐敗霉味 還有殘破感覺
但是可以把這個優點完全幹掉的----
我隔壁是一個重症患者 一個小時要抽一次痰

於是我睡覺時 聊天時 看書時 吃飯時
配菜就是他的抽痰管聲音
大家稍微想一下就知道有多...........
尤其是半夜 正當我睡正好 突然一陣"噁~格~咻咻咻~波波波"的聲音
住在那邊的四天 我天天失眠
每天都在心理交戰著人道主義(生病沒辦法 忍著吧)以及個人主義(走過去 把他揍昏)

第二天一早 護士就來給我打軟針
知道什麼是軟針嗎?大家也都知道 住個院要打很多次針
可能護士不煩 病人就先抓狂給人看了
所以就打上軟針 直到出院才拿掉
那是一小段的針頭 尾部是橡膠製作 可以從橡膠部位刺進要補充的藥液
我手上就帶著軟針渡過三天 睡不好也就罷了
閉上眼睛還作夢夢到我不小心折到軟針
針頭就這樣次破我的皮膚跑出來跟我SAY 哈囉

護士說如果不打軟針 我萬一需要吊上將近十次的點滴
那我就要被戳將近10個洞
看著護士的臉我衝動的說我寧可被戳洞
但是誰都看的出來護士小姐對我的敷衍....

9點去做麻醉照會
我還以為是要在我手上弄點麻醉劑看我會不會敏感之類
結果只是問我以前病例還有家族病史
這些明明在當初住院都已經一一填寫過了的東西
我很想大喊不要玩我了~~~

回病房 對面阿桑說可能會排到下午才開刀
我心灰意冷的想到我的腸胃
正當我拿著軍曹看的時候 護士就來把我推走了
10點 要動刀了=_=

護士要我裡面什麼都不穿 只穿著手術服進手術室
中間換了3張床
被推進手術式的時候 裡面大約有7位醫生 5位左右的護士
每個人都是帶著頭罩口罩
看著一群幾乎長的一模一樣的人 我可以理解為什麼有漫畫家
把這種裝扮的人畫成了一隻一隻的砂鼠 真的很像 除了顏色以外

眼鏡早就被摘掉 所以基本上我看出去的都是馬賽克人
護士要我把上衣脫掉 因為要綁帶子 還有心電圖
這下我覺得自己真的跟白斬雞有點像了
不用光溜溜的讓幾個大醫生看 算是我小小的慶幸
起碼可以蓋棉被T_T

一回神發現護士們用藍色的帶子捆住我
我疑惑的盯著帶子看
護士解釋 這是因為有些人一昏迷就像睡覺一樣
自己做什麼自己也不知道 因此會亂動
為了預防 乾脆把人捆住.....囧....

一個醫生跑過來 像摸狗下巴一樣的摸摸我
問我幾個月 我想想 回三個月
醫生還笑說 真的只有三個月嗎?
我就回說 醫生您什麼時候還兼任婦產科了 哪天外面開醫院要通知我呦~
大家都笑了 醫生又問我不緊張嗎?
我想了一下 又回
放心 醫生 如果您很緊張 等一下麻醉了我什麼都不會知道的 別緊張呦乖~

我想醫生是覺得繼續啦勒下去
我這不良患者不知道會講出什麼大逆不道的話讓他握不住手術刀
進而導致在我脖子上割錯地方
因此另外一個醫生就順勢拿著氧氣罩過來叫我深呼吸
那氣體一開始很清新 甚至有點甜味
等我過了五秒發現氣味變了 眼前也出現一片白光
昏迷的前一秒 我腦子裡面閃過的是希望我不會打呼....


等我醒過來 已經在原來的病房了
衣服已經穿上 只是沒扣帶子
我摸摸喉嚨 被綁上了很厚一層繃布
可以說話 但是會扯傷口 因此我選擇閉嘴不說話


第三天 隔壁病床的老兄突然開始罵人 沒人不生氣 他老兄反到砸起東西來
我就故意踹了一下點滴架 發出很大的聲音嚇阻對方
(附帶一題 點滴架上面的針還戳在我手臂裡 弟弟慌的去抓住桿子XD)
後來知道他三天沒吃飯 有點同情
但是妨礙我睡覺的就算是總統我一樣不爽
後來就故意叫小弟去買了吉野家
大喇喇的吃給那位老兄看

不過護士很不高興就是了XD
因為我手術完當天半夜就吃洋芋片還被他抓包
第三天晚上還偷溜到書店看免錢的書忘記晚上的測量事項
(體溫血壓巴拉巴拉...)

被說我看起來乖乖的 怎麼這樣不聽話XDDDDDDDDDDD
第四天就被醫生轟出醫院
因為復原狀況比大家想的來的迅速 所以現在還是一樣吃一樣講話
除了脖子上明顯的繃帶
其實看不太出來是病人

onli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udy
  • 我也有得此種病

    您好~我也有得此種病…請問開刀完後是不是得插管三天吸血水~~
    會很痛嘛?
  • 不會喔 我當天開完刀就只是多一塊大紗布貼住脖子
    但是這階段是不能喝水的
    大概早上10點手術完 當天晚上11點多我就在偷吃洋芋片了

    如果需要吸血水這可能要問問醫生怎麼回事了
    每個人情況不太一樣 問清楚也是讓自己安心
    不過這種病基本來說沒啥大不暸 刀子切下去肉塊拿掉就OK
    不用太擔心(拍拍)

    痛喔...我是一點都沒有感覺@@
    大概過一個禮拜去醫院拆紗布 之後就用人工皮貼著
    要說痛 還不如説是癢 痊癒時期的癢真的很討厭= =
    想抓又不能抓 痛苦

    onli000 於 2010/10/26 00:38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