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象

比起其他動物 我是很喜歡大象的 聰明 溫馴 又十分可靠的感覺
(不過外國某些地區 每年都有不少人被野生大象踩死 所以我說的是馴養象)



國中有一陣子我的外號也叫大象 不論我如何施以拳頭暴力
那些彷彿有被虐狂的男生們 總是會一邊笑一邊挨打一邊叫我大象(默)
當然 這絕對跟我是否溫馴可靠扯不上關係=_=
(要講的話我比較像是野生象吧...踩死你踩死你....)

國小大約二年級的時候 曾經有陣子很害怕大象
那次也算是個危機吧 因為要是差個10公分 我大概就要慘死象鼻之下了(爆)



當時還很幼小的我 跟隨家人到北部探訪姑姑一家人
猶記是個炎熱的盛夏 因為後來我熱到脫水了(默)

姑姑家在台北縣新店那附近
一群人窩在家裡也不知道要做什麼的好 於是大家決定去木柵動物園

姑姑沒有大車 只有那種家庭用的小車 包含駕駛可以搭乘4個成年人
後面還有一個空間可以放行李 不過沒有行李箱的那種小小車
於是當天我記得我跟堂妹就被丟到放行李的地方去

直接接受夏季毒辣的太陽光
而且因為車子很老很舊了 所以沒冷氣


看到電視上說夏天一台車子裡面悶個半小時可以殺死一個孩子
我覺得一點也沒說錯 因為當天好幾次我都覺得我快被佛祖招見了
堂妹更是熱到回程的時候忍不住嘔吐 還哭個不停
(結果脫水更利害了...笨蛋...)

但是去的時候其實並沒有太糟糕 因為第一次去木柵
比起炎熱的氣候 那種亢奮期待的心情完全壓過了那種焦躁感覺



怎麼到達的我已經不記得了
不過台北木柵有多大 到現在倒是都還記得
我最喜歡的還是它的夜行動物館 因為非常涼爽 雖然總有被啥偷窺的感覺
不過比起外面熱到連獅子老虎都快要翻肚的環境
當天我幾乎都泡在夜行動物館 不過後來還是被大人拉著耳朵揪走


因為太過炎熱 中間幾乎是走馬看花 印象中我只記得看了長頸鹿跟大象

為什麼會有印象呢?
是因為 我餵食長頸鹿番茄的時候 看到牠長約20公分的紫色舌頭伸出來
我有抓住不放了一下 那種觸感十分微妙 到現在還是沒忘記
(想要體驗的人可以抓住你周圍的人的舌頭看看 只是要有被毆打的準備)

後來看到長頸鹿似乎十分驚慌的晃頭 我才隨即放開
(也對 一般正常小孩哪會想要去拔人家舌頭....=_=)


大象那邊 為什麼會有印象呢...那是因為遭遇比較恐怖

有去逛過動物園的人都知道
動物園的動物籠子旁邊都會掛著 "請勿餵食"
不過有逛過的人也一定知道 會當它是一回事的人少之又少
我就是那種不管規則的死小孩(爆)

一群人瘋狂餵食各種零食 跟水果
而距離籠子約30公分的地方就放著殘破的"禁止餵食"看板
現下想想其實那種畫面蠻詭異的(笑)

當年的我個頭很小 所以沒花多少力氣就鑽到最前方
然後開始我的餵食大業


記得當初餵的是番茄 大象會用鼻子把食物捲走 然後吃下
對當時的我而言 可以直接觸摸大象那種大型生物的經驗是幾乎沒有的
所以我把握機會 只要大象過來捲番茄 我就會趁機摸一把
(感覺很像撘電車的中年變態歐吉偷摸女子高中生..)


後來手上的食物餵完了 我問家人還有沒有吃的
姑姑隨手就從餅乾袋子拿出一塊孔雀餅乾(香辣口味)
年幼的我哪裡會想的到這分明是一個陷阱
拿到餅乾就很快樂的又擠到最前面 伸出短短的手 要給大象吃餅乾

(好孩子不可以學喔!)



悲劇就此發生
一般人吃那種香辣口味的餅乾 是不會有事情的 (除非你是用鼻子去捲)
但是如果你今天把那種嗆鼻的東西交給大象 問題就來了
就像你把一圈大便交給大人 是不會有任何變化的
而且還會被罵這樣很髒而捱揍
但是假如你把一圈大便交給則捲阿拉蕾(怪博士與機器娃娃)
你大概就要被一個用樹枝串著大便 瘋狂追逐你的死小孩纏身
哪怕那沱大便還是你交給她的


有人聽過大象打噴嚏嗎?我聽過
當那長長又肥厚的象鼻從我臉旁10公分處呼嘯而過
加以滿臉的大象口水跟殘渣
(食物咬到一半的...)

我腦子裡面第一個想法是 原來大象打噴嚏也是"哈啾!"啊....


事情發生約在20秒以內結束
大象把鼻子伸過來 我把香辣餅乾塞進牠的鼻孔
(阿不然誰教教我怎麼讓大象捲住一塊約2x2公分的餅乾?= =)
大象把鼻子移開 突然呼吸變的十分劇烈 鼻子也開始晃動
然後一聲---"哈啾!!" 象鼻從我臉頰打過 差個約10公分我大概就蒙主寵召..



"...原來大象打噴嚏也是"哈啾~~..."是我第一個想法

"...好臭好髒好噁心喔...."是我第二個想法

大家有東西吃到一半 突然隔壁的人打噴嚏
還把嘴巴裡面東西都噴到你身上的經驗?可以稍微試想一下
就不難想像我當時的悲慘 而且 大象口水....很臭 很粘


當時幼小的我看來 突然張開血盆大口打噴嚏的大象
彷彿下一刻就會一口咬掉我的腦袋瓜子
(距離約25-30公分 突然大張對著我發射榴彈的象嘴無異像是異型...)

於是 我哭了

哭的悽慘悲絕又哀痛入骨 哭到我都快要呼吸不順


可是我明明哭的那麼悽慘悲傷

周圍的大人卻都在笑 小孩也在笑 連管理員也笑!!!
我就這樣站在一群笑的十分歡樂的人中央哭的震天響
直到換我產生脫水狀態...


多年以後 看到林旺爺爺過世了 就想起那段被大象口水顏面直擊的經驗
不是太美好的事情 不過現在想想 也是蠻搞笑就是

onli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