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到一半敵不過睡蟲了
(所謂冬季正好眠...) (誰!誰說我一年四季都好眠的!!!!)
先把圖放上來 明天下班回家繼續戰XD

今天收到白鶴姐姐送我的禮物 戀愛暴君去年的應募品
黑白繪本-森永的妄想大暴走!!XD
超級感謝姐姐的施捨XDDDD (搖尾巴)
明天就來PO圖~~~ (Q版超級可愛啊!!!)

 
GUSH11月號
大概2X號才到我手上
雖然說想改航空版 可是還不是一樣要等一個月....TDT


我們的失敗

我不知道 只是遵守本份生活的過錯
那一天 我做錯了 些什麼---


故事開始前頭提到國博的回憶
基本上算是個無憂無慮的孩子(?)認真 獨立 固執 典型長子的個性
這種個性也不能說不好 但是在某些時候很容易因為過度堅持
給他人帶來沉重的感覺

高中時期的他還是個孩子
身邊唯一的好友也就只有年幼時就認識 性情溫柔的真崎了
(不過也說不定是因為喜歡才溫柔 
 有些人對自己沒興趣的人事物是很冷淡的..=D=)

 
上班的時候一邊胡思亂想 一邊工作
真要說起原因

 
就是
才剛結婚一個月的老婆 就這樣跑走啦啦啦啦啦啦~~~

"我感受不到你對我的愛情"
就這樣離開了兩人新婚的家
(是說我不太能理解這位老婆的想法
 感受不到愛情為什麼還要答應嫁給人家?
 難道只是想要脫離敗犬的名稱???)(開玩笑XD)

(離題 不過我知道確實有某些人會認為
 女人若沒有經歷過結婚生子之類的過程 就是生命不完滿
 不想批判誰的認知或者堅持啥的
 但是經常會讓我聯想到某一種情況

 被拋棄的男人或者女人大聲哭叫著我沒有他就活不下去~
 看到這種事情的時候 腦子都會想
 那沒有碰上對方之前難道你都是死人??O_O

  而當我這樣詢問當事人 當事人就會信誓旦旦的說那是因為我沒有碰上
  可是實際上在我看來還比較像是個性以及思考模式問題(冷血)

 是說我也無法想像自己因為愛上誰就大聲哭叫著要去死就是..)

 
反正回到家也沒有可愛的老婆可以抱(誤)
乾脆跟同事出去喝酒 (今~夜不~回~~~~家~)

喝著酒想著 好想找一個可以傾訴的對象
但是身邊根本就沒有這樣子類型的人
從過去到現在 唯一他可以敞開心房說話的 只有國小就認識的真崎

如果...只要
只要沒有當初那樣一件事情
只要有他在 我就能夠稍為堅強一點的.....

想起弟弟現在的戀人對著他怒吼的話
其實是半信半疑

 
身邊的同事正在約續攤
國博耳邊卻聽到方才還想著的人的聲音
雖然可能略為有些改變 又那麼久沒有見面
但是那一點點的可能性 也足夠讓他毫不猶豫的伸出手拉住對方---

 
"....真..崎..."
".............國博?"


家裡明明是名門望族的少爺
卻在居酒屋打工?看樣子這傢伙跟小天使一樣吃了不少苦頭..

 
相對真崎義開始震驚 後來尷尬 接著是冷淡的反應
國博卻是沒有猶豫的認真 以及懊悔

"你變了很多"(超級多的好不好 這個樣子應該不能當新娘子了吧!?)(誤)
"...那是當然的 我們都已經...7.8年不見了吧?"

"真崎..我一直想跟你取得聯繫....能夠見到你 太好了..."
"...真是訝異呢 "
"當初 你不是很氣我跟哲博的事情嗎? 還以為 你會恨我呢?"

"...那是 當初我也太年輕了 所以 誤解了很多事情 我 一直想對你道歉--"
"............"

 
已經過去的事情無法重來
中間空缺數年的時光就這樣從兩人身邊流過去似的

聽到這番話
臉色終於稍為緩解的男人
瞥見了昔日好友指上的戒指

結婚了是嗎?
似乎是有點懷念又釋然的表情 請了對方小菜

"真的!我一直好想見你 結婚的時候 也好想邀請你來參加!
 然後...再一次..像過去那樣..."
(...國博大哥 你真的沒朋友嗎....)(拭淚)


男人聽著這樣乍看之下真心誠意 實際上卻是無腦到了極點的話
(真的很無腦 人家為你割腕自殺過耶!
 你再天真也要有個限度吧=_=

 終於知道為什麼小天使面對粗神經凶暴又冷淡的宗一
 還那麼的容易接受又不反抗 愛的死去活來的原因了
 原來根本就是因為他老哥就是個粗神經又自以為是的渾蛋啊!)

背對著的臉 輕輕浮起一個諷刺的微笑
卻又在聽到下一句話的時候凝結

"我...從哲博那兒聽到了 你對我的感情..." 

 
"如果我一早就知道的話 一定會有不一樣的想法..."
"不 不管是現在也好過去也好 我都無法接受...
 可是 應該會有更不同的應對方式.."

嗯 說實話 其實我一直覺得當初的國博會那樣的憤怒
除了無法面對好友與弟弟的情人關係以外
多少也夾雜了一些朋友被搶走的感覺吧
畢竟依照他的回憶判斷
這傢伙除了真崎以外 根本就沒有其他的好友了... 

最後是讓真崎隨便唬弄過去了
過去的事情已經是過去 縱然這時候心意被揭開了來 又能如何
"是哲博搞錯了"
"事情已經過了那麼久 我早就忘記當初的事情
 況且 我現在也有戀人.."

稍有一點體貼他人心情的人 其實仔細一想都能理解
當初痛苦到寧願放棄生命的戀情
哪裡是可以隨便一句 太久了 我都忘記了 可以抹掉
那只不過是當事人不願揭開瘡疤的推託之詞而已

但是國博卻相信了

 
"下班時間?接近天亮吧?"
"那我等你 給我你的聯絡方式吧?"
"....我等會兒再過來吧"


"等會兒" 一整晚 那個"等會兒"並沒有實現過
完全察覺不出對方刻意的疏離以及客氣的拒絕
國博死賴在吧台不肯離去

等到真崎下班的時候 他已經喝的爛醉
連站都無法站得穩了---

實在沒有辦法 帶著爛醉的昔日好友
終究還是沒有辦法丟著對方不管 帶回家裡面了

 
雖然不耐煩 還是想幫男人將外套脫下掛好
一靠近 爛醉的男人迷濛著眼睛望著他

"...妻子...離家...出走了....到底..為什..麼?我..一點...都..."

瞪大眼睛 看著床上爛醉男人的喃喃叨唸話
目光卻沒有辦法從唇上移開
而那唇裡吐出的 則是那樣傷人的真實---

 
痛苦而掙扎的走向門邊 最後轉頭看著床上的人
"..國博...這是你自作自受呀...."


過了不久 醒過來的國博發現自己被綁住
開始掙扎著大叫質問

 
"...因為我很火大"
"你從哲博那兒聽到了我對你的感情了對吧?"
"明明自己無法接受 卻還要我原諒你?"
"現在 因為你自己很痛苦 就想讓我來傾聽你的抱怨?"

"再一次回到朋友關係?明知道我的心情還說這樣的話?"
"你----有考慮過 我為什麼要割腕嗎?"

 
"可是..你不是說..那是哲博弄錯了嗎..."
面對綁住自己的男人 那冷酷的一張臉

神經再如何大條也知道大事不妙了----XD


"...我喜歡你...一直以來都是..."
些微的無可奈何又帶著悲傷諷刺的確認
告白的話語卻沒有一丁點甜蜜溫柔

"你真是一點都沒有變呢 國博"
察覺對方想做些什麼的國博掙扎的更厲害

 <--小綿羊的進化史-->
"你...不管什麼時候 都認為自己是對的"
"耿直 潔癖 認為對的事情就一直是對的"
"...用那樣的純粹蔑視別人 不管對方多麼受傷都察覺不到---!"


像是頭傷重的狼一樣冷笑著
扯開床上男人的褲子 嘴就靠了過去

國博努力的抵抗掙扎大叫 最終還是抵不過身體的快感
最後真崎將嘴裡的濁白液體吐在對方唇邊
"...呼哈哈..不也射了嗎?"
"在男人的嘴巴裡...不覺得奇怪嗎?"
"好髒啊?"


"你這個 變態!!"

OK 上集部分到這邊完結了 下集請待續--
一樣是這個月的2X號會到手=D=/

那幾個敲碗的傢伙...
老娘跟妳們一樣想敲碗啊!!!!!!
就給我停在這邊 真是太過份啦!!!!!@"@

之前本來還想說要看到真崎實在讓人討厭
不過沒想到轉換個角度想法就不同了
(女人心....)

不過像這種情況 如果真的在一起了
國博想必會被折磨的很慘吧?
溫柔小兔子一樣的男孩
現在卻變成猙獰野狼一樣的男人
還有了拿手銬銬住對方的怪怪癖好
(好啦我了解那只是為了預防國博逃走XD)

如果當時發展順利的話 國博應該是攻才對
不過像現在這種情況 角色就可以不用確認了... (掩面)
高永老師還真是很堅持自己說的那句話
"我筆下的大哥通通都是受>///<"

最後結論是
心境跟環境 果然可以影響一個人的成長跟體型(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li000 的頭像
onli000

腐。熊貓窩

onli0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